摘仙令|第一三九章 主意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完美至尊捡个杀手做老婆极品仙帝在花都邪龙狂兵都市狂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神级龙卫)绝品毒医龙血战神校花的灵王保镖贴身狂少
  “不高兴?”
  回到黑石城外的千机屋,知袖抚了抚陆灵蹊的头发,“那现在告诉师叔,你是单纯的不喜欢白鹤,还是……因为你师父受伤的事,牵怒了他?”
  “……”
  苇荡里的仙鹤都很美,个个看着灵性十足,各宗都争着抢着要,人家一下子匀给宗门七只,又高价出灵石买了千金菇,陆灵蹊明白,自己不应该再有别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白鹤慈祥的笑容老是冒在眼前,每冒一次,她的后背就寒一次,偏偏这感觉又没法跟师叔说。
  “白鹤前辈是修仙界的老宿,有些面子,我们要给。”
  小丫头不说话,应该两者都有,知袖叹了一口气,“林蹊,你还小,不明白修仙者坐看寿元断绝时的恐怖,他年纪大了,怕死了,想要强买强卖,这都在可以理解的范围内。”
  对于现在的白鹤前辈,知袖理解归理解,却也是失望的。
  “他没让你吃亏,也没让千道宗吃亏,以后……”
  “师叔,我以后不见他了行不行?”
  “……他可能更不想见你。”知袖无语地拍拍她的肩,忍不住想笑,“人家一个老前辈,拉下了老脸,抬出了你师父和我们,结果,你又哭又闹整得人家没脾气,大出血地买退而求其次再其次的下品千金菇,你以为人家还想见你?”
  不见啊?
  陆灵蹊的眼睛慢慢亮了起来,“师叔,哪有您这样损人的?”
  正要进来回事的闵浩看到小师妹拉长了音调,跟师父撒娇,嘴角控制不住地抽了一下,“师父,飘渺阁云鹤真人求见。”
  云鹤?
  知袖有些奇怪他到她这里的意思,拍拍小师侄的肩示意她出去,“有请!”
  陆灵蹊连忙从一旁的侧门跑路,她现在对这些活得久的元婴老怪们,都有心理阴影了。
  跟一群简单的妖王过了那么久的简单日子后,实在不想动脑筋想人家笑咪咪背后的那张脸,更怕说着说着,给她挖坑埋了。
  陆灵蹊都顾不得这位跟女祖宗可能很熟了,回到房间,一头扎到被子上。
  ……
  竹山。
  “老祖,您看我给您带什么来了。”伏荒真人在白鹤淡淡瞅来的时候,献宝地打开一只玉盒,“千金菇~整整六株,正合您现在用。”
  白鹤眯了眯眼,真没一点喜色。
  千金菇千金菇,顾名思义要像金子一样耀人眼睛。
  可是伏荒送来的是什么?
  那颜色淡的,都快成土黄了,一看就知道是假货。
  如果没有真货,用这假货,也够他高兴的,可是见了真货,他真没办法看上这假货。
  “老夫早就传信让你过来,可你到现在才来,别告诉我,就是忙这几株假货去了?”
  啊?
  伏荒有些呆,老祖的话,他都听懂了,可是组一起,他好像又不懂了。
  “老……老祖,这不是假货啊!肯定还是有些效用的。”
  “有些效用?能有多大效用?”白鹤没给他好脸,“伏荒,我问你,五味斋前,你没见到真正的上品千金菇吗?”
  见到了,居然不知道为他讨几株,也是蠢死的。
  “弟……弟子见到了。”伏荒微垂了头,老实解释道:“弟子也不是不想给您讨几株,实在是,那东西是人家送给随庆的。”
  随庆因为寻找龙息草在毒龙坞受伤,他要是再去讨人家养身体的千金菇,不说知袖同不同意,打不打,只他自己的心里,都会有些过意不去的。
  更何况,人家的弟子,似乎也不是省油的灯。
  除了随庆这个大靠山,还有那两位不知来历的人护着呢。
  “人家送给随庆的?”
  白鹤的长眉拢了拢,目光幽深,“你不好意思找随庆要,还不能找找那所谓的‘人家’?”
  这个蠢才,枉为百兽宗宗主,八阶大妖当面,居然也不认识。
  可惜透过某些小家伙,他知道那两个人的不对,却也因为服用了龙息草,无法分出心神拦人。
  “师叔……”
  伏荒咽了一口吐沫,“弟子今天本想着跟知袖套套近乎,与那两位道友谈谈的,可宣白来报,那两人早在三个多时辰前就走了。”
  他也后悔呢。
  “弟子追了一段路,可惜没追上。”
  “噢?”白鹤眼中精光一闪,“他们往什么地方去了?”
  千道宗的那个小臭丫头,买了那么多的灵种佐料,显然对方真的特别喜欢人族的吃食。
  他现在就担心,人家有了那些东西后,就真的要猫在百禁山哪一处几百上千年不出来。
  如果那样,那龙息草的出处,他可能就真的寻不到了。
  “百禁山!”伏荒很郁闷,“他们从西山方向离开,走得太快,我放在他们身上的暗记可能也被他们发觉了,所以一过西山的五百里后,就除了那暗记。”
  “……”
  白鹤的呼吸都粗了一粗。
  他算是被这笨蛋蠢哭了。
  下了暗记,居然也没察觉人家是妖王。
  “你在人家身上下了暗记,不知道人家是八阶妖王吗?”
  什么?
  伏荒瞬间呆住。
  “千道宗的小丫头喊他们为鹰叔鹰姨,你当时就没长点脑子?”
  白鹤气得面都更白了些,“龙息草是她带回来的,上品千金菇又在人家身上,你就不能多想想?”
  要是多想想了,一只妖到了他百兽宗的地盘,总要留下点什么才对。
  “你让我还怎么把百兽宗交给你。”
  “……”
  伏荒噗通一声伏倒,“老祖,您别生气,我这就去找林蹊问问清楚,知袖跟他们谈过一段时间,一定也知道什么,我这去找她。”
  哐当!
  “找个屁!”
  白鹤把桌上的空茶碗拂到他身上,“等你找,什么都没了。”
  可恨,他找得挺早的,却也迟了一步。
  “随庆那个徒弟,跟他一样鬼得很。”
  小臭丫头根本就没把他当成人人尊敬的前辈待,要不然,怎么什么话都给他堵回来了?
  白鹤气得胸闷,喘得气也越来越不匀。
  “老祖,老祖,您别生气,”伏荒连忙爬起来给他抚胸,“您现在气不得呀!”
  “呼呼~呼~呼~~”
  白鹤好不容易才把气重新喘匀,“随庆和他徒弟,只怕对我百兽宗已有不满。”
  “千道宗是重平当家,”伏荒连忙给老祖宽心,“随庆因为早年际遇,冷心冷情,他就算对我百兽宗不满,也不能做什么。”
  “他不能做什么?那他徒弟呢?”
  白鹤一想到,那小丫头当着他的面做鬼,哭喊知袖,而知袖也早早冲来的时候,就忍不住有些心浮气燥,“不对,”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因为曦元丹,千道宗上上下下,都对我百兽宗不满了。”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
  “……老祖别担心,回头重平来了,我让他们多占点便宜就是。”
  因为龙息草,因为随庆在毒龙坞铩羽,千道宗的人,只怕是对他们不满了。
  但伏荒不后悔,因为不那样相逼,龙息草只怕还是渺渺。
  白鹤很快也想通了这一点,拍拍他的手,“重平他们好打发,不过随庆的徒弟……,你要想办法,让她对我百兽宗重燃好感。”
  “……”
  伏荒不明白,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小丫头,老祖怎么就这么重视了。
  “看看这是什么?”
  白鹤把一个大玉盒摸了出来,打开后,里面的千金菇金黄灿烂,耀眼的很,“这是老夫跟她换来的……”
  半晌,伏荒才听完自家老祖跟小丫头那一场明里暗里的交锋。
  “她可不是随庆。”白鹤叹了一口气,“随庆因为少时际遇,凡是能自己扛的,不会找别人,可是那小丫头……,能找别人的,绝不会为难她自己一点儿。”
  明明跟知袖真正相处的时间,可能两个时辰都没到,可是人家就能那么溜地求庇护,跟知袖玩什么千道宗一家亲。
  “听说那只天龙马,她不甚喜欢?”
  白鹤看向伏荒。
  “……是!她好像是不怎么喜欢。”
  “唔!之前带她的是两个鹰王。”白鹤望了一眼不远处的苇荡,“你去跟她说,老祖我很感激她的龙息草和千金菇,”他的眼中暴出一缕精芒,不过刹那即失,“所以,她可到我这里,另选一只鹤儿。”
  伏荒有些舍不得,老祖已经许出去七只了,再给……
  “蠢才,”白鹤真是恨铁不成钢,“记着,小丫头来选鹤之前,你先把老夫再送一只鹤儿的事,给她宣扬宣扬。”
  ……
  陆灵蹊没想到,她人在家中坐,祸却从天上来。
  仙鹤而已,她已经见到了好不好。
  尤其仙鹤的老祖宗,笑的那叫一个恐怖!
  “我不要!”
  面对高兴报喜的闵浩师兄,陆灵蹊气呼呼地,“我自己都要师父养,哪有本事,再养一只仙鹤?更何况,我已经有了天龙马,今天才给它喂了食,才处了处,我们感觉都不错,要是马上就移情别恋,天龙马知道了,得多伤心。”
  “……”
  闵浩被她清清脆脆又咯崩快的话,给弄得哭笑不得,“移情别恋怎么能用在这里?”
  “怎么不能用在这里,我就喜欢天龙马了。”
  她看到仙鹤就头晕,“师兄,做人要专心一点,师叔都没告诉你吗?我师父一早就让我做人专心一点儿。”
  “……”
  闵浩的手痒,要不是怕小师妹告状,真想拍一拍,“你把专心的意思也说错了。”他板起脸来,“林蹊,这是前辈高人的一番好意,所谓长者赐,不可辞!”
  “那师兄帮我领了吧,我转送您了。”
  啥?
  闵浩呆了呆。
  仙鹤在修仙界算是个祥瑞之兽,家里养上一只两只,不仅筑基及筑基以下的修士出行方便,安全方面,也会另有某些说头呢。
  “怎么能送我?师妹,你忘了,你还有家人。”
  “……”陆灵蹊的眉头一蹙,无法想象家里养了仙鹤,她回去要天天面对的情景。
  “苇荡的仙鹤,据说大都沾染了白鹤前辈的灵性和运气。”闵浩苦口婆心,“它们虽然战力不强,但动物对危险的认识,要比我们人族厉害,它又是祥瑞之兽,你……”
  “师兄这么喜欢,送你了。”
  怎么又是这话?
  闵浩真是败给她了,正要再劝的时候,知袖已经如风般从外面冲了进来。
  因为太快,千机屋的禁制,泛起一层波澜。
  “林蹊,跟我去选一只仙鹤!”
  知袖的面色不太好,语气不容违逆。
  可是闵浩都缩了脖子,陆灵蹊却无感的很,只见她蹬蹬蹬地跑到她面前,摆了个哭脸,“师叔,我不要,您去给我辞了吧!”
  “辞不了了。”
  知袖被她晃得无奈,“外面已经传遍了,说是白鹤前辈喜欢你,要感谢你,所以,要另外送你一只仙鹤。”
  好人人家已经做了,不要……太亏。
  知袖摸摸呆住的小师侄,“你要是实在不喜欢,回头再卖了就是。”
  再卖了?
  陆灵蹊的眼睛在一亮之后,又迅速灰暗下来。
  “别怕,这次师叔陪你一起去选仙鹤,不会离开你的。”
  高阶修士想对低阶修士动手脚,不要太容易。
  知袖虽然看到小师侄腰上挂着随庆师兄送的护身佩,却还是决定陪着。
  “……重平师叔什么时候来呀?”
  陆灵蹊想马上回宗,她真是怕了百兽宗,“师叔,我不能在这里卖给别人是不是?那我马上转手送人行不行啊?”
  “……”
  这么怕?
  知袖实在不能不怀疑,昨天在她不在的时候,白鹤为了他的寿命,为了他的寿元,对小师侄用了什么阴招。
  因为境界的差异,有些阴招……事过了无痕。
  吃了亏的人,不知道自己吃亏在哪,只知道害怕,非常害怕那个玩招的。
  “好!”
  一旁的闵浩看到自家师父,温声细语,事事依从,“不过,不能送我千道宗的人,这样人家只会背地里笑话。”
  知袖安抚陆灵蹊的情绪,“其他人,你看哪个顺眼,都可以送。”
  闵浩:“……”他慢慢低下了脑袋。
  “真的?”陆灵蹊高兴的语气终于扬了起来。
  “当然!”
  看到她终于阴转晴了,知袖笑了,“就是送鹤的前辈知道了,肯定会气一段时间。”
摘仙令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摘仙令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摘仙令》版权归原作者潭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艾泽拉斯新秩序龙族之混血君王双世录带着房车回古代黑骑全系魔法禁咒师传奇药农木叶之眼镜教师我真没想当巨星啊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