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血脉|第69章 有能者居之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最强药王修真狂少医武狂人神冥屠虐逆袭王者万兽战神美女赢家乡村极品神医顶级强者闯都市界河之祖
  大部分星辰人一想到埃克斯特人,第一反应总是:“硬实,耐寒”。

  第二反应则会有所不同。

  平民大多会疑惑地摸摸头,说一声“野蛮”或“粗鲁”,而商人大概会嬉笑着说“诚信,好做生意”,佣兵与冒险者们则神秘地笑笑,告诉你无论冲锋还是断后,他们都是第一人选。

  而与他们交过手的老兵会皱起眉头,在深邃的回忆中,在麦酒与烟草里长叹一声,留下一句话:他们不好惹。

  但就泰尔斯所读到的大6史地来看,至少星辰的贵族与领主们,对他们的北方强邻,则是完全另一种不同的复杂印象。

  作为西6的第一强国,埃克斯特有着令人生畏的强大军队与惊人战绩,既是大6战争时可信与坚实的同盟,也是西6三强相争时面目狰狞的可怕恶龙。

  跟节奏井然、有序精致的星辰王国相比,这是一个充满浪漫精神与反抗之心,兼备尚武之风与英雄情节的强悍国度,其久远的传统甚至早于远古帝国时期。

  从遥远的蒙昧时代起,北方之君塔克穆与兽人缔结的“万兽之盟”,到铁血王用壮烈的牺牲,力抗兽人的“人类最后防线”。这块人类的北方领地上,曾经刮起过最凛冽的寒风,将人类从弱小的蒙昧时代刮醒。

  再到诸王时期,魁古尔决战中,两千人类铁骑一往无前,向两万兽人重步兵军阵起决死冲击的“逐圣之役”,再到北方的强悍骑士们齐聚皇帝的旗下,在剑与火中征服四方,建立远古帝国。北方的土地,见证着人类的单刀薄剑,如何成为世界上最锐利的锋刃。

  帝国时代,北地行省的“起义王”魁索反抗暴君的义举,虽然在自认为帝国正统一脉的星辰王国内声名不显,但泰尔斯读到过,起义王在孤老峰侧,以仅剩的三百人冲击帝国三大军团,最后殁于军阵中的壮烈,唤起了看似强大的帝国,体内各处的积疾与暗伤,拉开了帝国第一次内乱的序幕。

  最靠近当代埃克斯特王国的,莫过于天崩地裂的终结之战里,英雄耐卡茹在最黑暗绝望的时刻,和他的骑士们从天而降,直扑敌军中心,点燃北地行省乃至于整个世界反抗希望的“逆转寒风”一役,拯救了岌岌可危的北线与西线战区,更别提一片混乱的战后大6裂变,他与手下忠心耿耿的十骑士共同缔造的,埃克斯特的立国传奇。

  往近了说,埃克斯特出身的英雄萨拉、先知凯鹏,与星辰的守誓者米迪尔三人的传奇冒险,以及他们在第二次大6战争时期携手并肩,决战东6联军的力挽狂澜,至今都是埃罗尔世界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至少在西方大6是如此。

  比起如同一位老迈的绅士,背负着帝国沉重的正统,连开国故事都布满悲情苦涩的星辰王国,埃克斯特王国充斥着壮烈与反抗,更像一个充满希望与热血的壮年战士,剑锋所指,一往无前,锐气所在,虽死无悔。

  如同泰尔斯眼前所看到的这位埃克斯特人。

  埃克斯特的紧急使节,拉塞尔·维达男爵,昂然挺立在复兴宫里,仅次于群星之厅的议事大厅中,毫不在意满厅的星辰官员与贵族不善的目光。

  他以一种双手抱臂的姿势,随意地站着,垂看地,只是偶尔抬眼扫一下四周,却丝毫不显得不雅或粗鲁,仿佛这才是他该有的本色,倒是他嘴边若有若无的笑意,让旁观者不禁皱起眉头。

  拉塞尔看上去只有四十岁出头,手执封着赤龙漆印卷轴的他,不但毫无惧色,甚至脸带傲然,满厅的人在被他布满战意的眸子扫过时,都有一种错觉:并不是他们在打量这个使节,而是这个站在议事大厅中的埃克斯特人,在傲慢地打量他们。

  泰尔斯就在这种情况下,紧紧抿起嘴唇,与基尔伯特站在一起,隐蔽在数层台阶之上的星辰王座旁,毫不起眼。

  厅内,从神色不尽相同的六大豪门公爵,十三望族的伯爵家主,到御前会议的各位:情报总管莫拉特·汉森,财政大臣裘可·曼,军事顾问梭铎·雷德等等,都静静地分立在王座之侧。

  整个星辰王国的最高权力中枢,都在等待着御座上的凯瑟尔五世话。

  而凯瑟尔五世的天蓝色眸子,也在细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位,自摩拉尔王子遇刺身亡后,埃克斯特派出的紧急使节。

  能在事后六天的时间里,从龙霄城马不停蹄地穿越边境,疾驰到永星城,足见事情的紧急,以及这位使节的态度。

  “你带来了什么,北方巨龙的使者?”凯瑟尔的声音传扬开去。

  “我?哼,我个人什么也没有带来。”埃克斯特人的紧急使节,拉塞尔轻笑一声,眼神瞬间转寒:“但是很快,埃克斯特全国,就会带来他们的哀伤,他们的绝望,以及……”

  “他们的怒火!”

  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

  拉塞尔男爵直勾勾地对视着凯瑟尔国王,毫不退缩。

  令人窒息的沉默里,正在泰尔斯纳闷着,究竟要由哪方先行提起正题的时候。

  凯瑟尔五世打破了沉默。

  “我认得你。”

  国王慢慢地开口,厚重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厅:“十二年前,现任黑沙大公,当时还是一城伯爵的查曼·伦巴,以大公之子的身份,代表埃克斯特来访星辰——你在那次的使节团中,替他牵马。”

  “嗯?”

  拉塞尔他先是皱起眉头,有些惊讶于凯瑟尔的记忆力。

  但他随即轻笑一声。

  “真是惊人的记忆啊,陛下,”拉塞尔露出的笑容,充满了让人不舒服的讽刺意味:“我也记得很清楚,当时陛下您还只是第五王子,孤零零地站在角落里。“

  他背过双手,向前一步,继续道:

  “……看着查曼·伦巴,向满头白、垂垂老矣、深受叛乱之苦的艾迪王‘强烈’建议,只要把本应属于我们北地人,属于埃克斯特的五郡领土,归还给它们的主人……”

  “埃克斯特就会慷慨地出兵南下,帮助六百多年的邻居平息愈演愈烈的叛乱。”

  许多人眉头一皱。

  深受叛乱之苦——血色之年?泰尔斯想起这一茬。

  但泰尔斯更注意到,这位使节把“我们北地人”放在“埃克斯特”之前。

  这意味着什么?

  “我记得艾迪王礼貌地拒绝了伦巴大公的所谓‘提议’,”法肯豪兹公爵嘿嘿笑着:“但即使如此,你们还是‘慷慨’地出兵南下了……真是感人至深的好邻居啊!”

  拉塞尔神秘地笑笑,没有回话。

  “伦巴大公大概不怎么识字,”泽穆托伯爵双目冒火:“你说的那五个郡,分别由亚伦德、泽穆托和福瑞斯家族统治,我们的祖辈从星辰立国之初,就拥有着它们——那是星辰的领土,无可辩驳。”

  出乎泰尔斯的预料,拉塞尔竟然轻笑起来。

  在满厅的怒目中,他的轻笑逐渐变成哈哈大笑,

  “这几年里,埃克斯特的寒风更加强劲与凛冽,我们的牧童和猎人都要咬着牙,顶着能冻住眼泪的严寒出门,回来时不断地用雪摩磋快冻僵的双手,才能防止手脚冻僵、冻掉。”

  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拉塞尔冷笑道:“这样数年,数十年,我们才能把一双执弓挥鞭的,颤抖的手,磋成一双适合挥舞大剑的,硬朗坚实的手。”

  拉塞尔顿了一下,环视一圈,毫无顾忌大笑道:“而相比之下,星辰的气候只有越温暖和舒适,特别适合只会在女人肚子上喘息的弱者——这就是‘守誓者’米迪尔的后世子孙!”

  大厅里顿时一片哗然!

  泰尔斯瞪大了眼睛:一个怎么都不肯切入正题,却开口第二句话就侮辱出访国的使节?

  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在王子遇刺这件事情上,星辰完全落在下风,而论起军事实力,星辰目前能集聚的兵力——看看昨天的国是会议就知道了。

  是否问责,何时问责,如何问责,整件事情的主动权,都握在埃克斯特的手中。

  泰尔斯轻轻叹了一口气。

  福瑞斯伯爵“啪”地一声按上腰间的剑,怒意满满地出言:“你这是什么意思!”

  但凯瑟尔五世目光平淡地举起手,将不少怒而出列的贵族挥退。

  “我是说——什么时候起,连‘我爷爷拥有过那块土地’的蹩脚理由,都可以成为划分领地的标准了?”

  拉塞尔大步回转一圈,目光灼灼毫不示弱地回敬星辰的贵族与领主们。

  “无论埃克斯特或是星辰,每一寸土地都是征服而来,强者获取战利而离开,弱者交出筹码以自保,这就是国际间的法则,”只听拉塞尔冷冷地道,脸色阴寒而不善:“正如东6的锋王辰剑所言:唯有能者居之。”

  只有基尔伯特等少数人微微眯起眼睛,思考他的用意,而凯瑟尔王则看着满厅的贵族,眼里露出深思。

  “请留心,泰尔斯殿下,”基尔伯特低声对着泰尔斯道:“在外交里,没有毫无意义的争吵或话语——这是比剑前的试探和换步,对方正在试探我们的脚步和虚实,为了最后的出剑一刻。”

  “他没有急着直入正题,表示他可能对直接提条件并没有底,也可能是他找到了更好的谈判点。”

  “但目前为止,这是他的诡计:通过触怒我们,把话题朝着军事、兵力、强弱法则的方向牵引,给我们种上一颗种子,同时看我们的反应,来判断下一剑的方向,”基尔伯特悄声道:“而且,等他带出真正的议题时,我们便不自觉地会开始倾向于思考战争,思考战争的代价——而相对忽视其他的选项。”

  泰尔斯眉头一皱:我们还有其他的选项吗?

  只见拉塞尔踏前一步,目光灼灼地看着凯瑟尔王:“而星辰,有能力守住你们那片,所谓的领土吗?”

  满厅贵族的怒色已经达到了顶点!

  北方的泽穆托伯爵,怒意盎然地一拍身上的北境戎装,暴喝道:“让你们的军队放马过——”

  但他随即被更加雄浑和沉稳的嗓音打断!

  “好啊——”

  瓦尔·亚伦德露出沉稳的笑容,他浑厚的声音盖过泽穆托,回荡在整个大厅:“正好,身为北境公爵,我也担忧着我们的领地不够大呢!伦巴大公想要我们的北境五郡,我却也思念着他的黑沙领——我们就各自出兵,各凭本事,交换一下领地如何?”

  听着北境公爵的反驳,埃克斯特的紧急使节轻轻蹙眉,但随即展颜一笑。

  “北境公爵应对得很好,”基尔伯特凝重地对穿越者道:“但先前泽穆托伯爵的话,可能已经暴露了一些信息给对方。”

  泰尔斯点点头,他听明白了:面对挑衅,泽穆托暴怒着让对手放马过来,瓦尔却笑着说自己也想要对方的领地——辞锋背后隐藏的意蕴和虚实,面对入侵的态度与决心,顿时高下立现。

  就在此时,一把稚嫩的少女声插入了这场对话。

  “有能者居之么——既然如此,你们的黑沙领大公应该早点起兵,干掉你们的努恩王,自己坐上王座才对。”

  仅仅一句话,就让拉塞尔的脸上遽然变色!

  “因为我觉得,他已经比努恩王要强了啊,不是吗!往南要面对一个国家,往北却只用面对一个国王……为什么不试试看呢……也许会成功的。”

  众人惊异的目光下,十五岁的刀锋领女公爵,莱安娜·特巴克如崖上孤花,俏生生地立在一众男性领主中,冷冷地道:

  “你不妨把这句话带回给黑沙领的伦巴大公——正如锋王辰剑所言:唯有能者居之。”
  (41/41277/14006465)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王国血脉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王国血脉》版权归原作者无主之剑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我成了一个神从九叔世界开始修行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龙婿归来上门赘婿诸天寻法道士吾皇,万岁极品狂婿诸天最强大BOSS明日罪临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