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重帝狱|第六百一十七章 跌落的鲲鹏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透视之眼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毒后逆天之至尊大小姐)极品透视医圣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桃运神医龙魔血帝绝世战魂玄龙之战神无上神王
一滴血,小小的,红红的,雨滴大,象征着生命,此刻,不断在苍穹陨溅,犹如下了场大血雨。
  “天空之王的血,蕴含着神灵力,一滴就能崩灭天岳,极是恐怖,不是凡灵能够正面对抗。”
  大宇武者像受惊的苍鹰,掠出修行之地,躲避着遮天大血瀑。
  大宇万部千殿万山不断被洞穿,倒塌下去,撞裂大地,又被血液汇聚起的血河卷起,滚滚所过,再无半分人间气象。
  “绝世武王的血液没有如此力量,天空之王吞噬太多武命精华,本体是鲲鹏,有半成神灵血脉,万年沉淀,才蜕变为帝血了!”
  “太妖孽了,大宇部落,竟然遭到帝血之击,武帝境强者陨落才有的天哭之像!”
  人们颤抖着,凄嚎不休,他们中有许多人躲避不及,被这样的血液击中,像被星辰砸中般夺去生命,连尘埃都没能留下来。
  这幅景象就是修罗大地狱!  惊得大宇部落另外三大极致王族,星辰部落,九转黎族,鬼方族直接启动武帝级底蕴,释放极致灵阵,或者祭起专属武帝器。
  “砰砰砰!”
血雨接连砸落,像是死亡之曲,一下一下震动大宇世界,所有景物都像水墨画中,被神灵摞在手中抖动着。
  鲲鹏之王凄厉的咆哮,响彻九霄:“快住手,有话好说,本老祖先前是和你开玩笑的,啊,这种力量为什么会被你掌控!”
  “神…灵!”
这两个字从他的法相中硬生生挤出来,人们也像是被莫名力量死死抓紧血肉,呼吸无力,像溺水的人挣脱不了死神之吻。
  天空之王的血,给大宇部落带来灾难,是任何人没有想过,来自于他的浩劫,似乎比想象中更快,不过也确实不什么稀奇。
  世间,有亿万生灵,有的长有翅膀,长有三足的,主掌天空,有的微小如尘埃,有的托着片世界行走在宇宙,万年睁眼一次,聆听世音。
  这些生灵有强大弱小,但都拥有血液,哪怕是蚍蜉,不过他们的血液不是凡人能够看到。
  弱小者的血液微不足道,失去时只能影响自己的生命,强大的,便足够摧毁山岳,更强大的摧毁星辰,极致神王的血能动乱乾宇,那个层次血液中蕴含的神力太惊人。
  “天空之王,王血已经率先蜕化为帝血,帝血比不上神灵血,也绝对不弱,意味着他无限接近武帝,最多不出三年,就会破境武帝!  这是万载沉淀的武道果,是神血呈现出来势不可挡的武道象征,九天在武帝册中,大笔一挥,勾勒下天空之王的四个字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天空之王,竟然被斩破鲲鹏圣躯,化身无穷血影,躲避大杀之劫,这一切的创造者,是那尊武宗二重境少年。
  大放逐武决!  人们颤抖着:“就是这道不曾听说过的恐怖武技,逼得天空之王逃命,不顾一切,连对抗的勇气都没有,像是蝼蚁对上了天神威势!”
  “天空之王,之前多嚣张的人啊,视少年为尘埃,要践踏他!”
此刻,人们对少年别无轻视,唯有敬畏,以及发自心灵的臣服:“这究竟是什么法!”
  “大放逐神决,名放逐,放逐武者到别界的武技!
”  “武者也许会被放逐到有生命的小千世界,也许是一片虚无的大千世界,千变万化,宇宙无限,谁说得清,这种世界,施展这种武道的武者才能够知道!”
  “这犹如神话传说!”
少年惊才艳艳的一笔,不是神来之手可以形容,带给人们的震撼,那是修行以来从未有过的心境辗压。
  “又一次看错了他,又一次看轻了他,又一次狠狠的被他打脸,一如他降临鲲妖部,世人道他走出大地神殿,必死无疑,结果死得是猎杀他的大宇武者!”
  望着那少年的脸,就像抹布破碎,被鲲妖之王的武王法相之威割出无数血痕,一道又一道,在清秀的容颜落下风景。
  原先象征着被辗压的耻辱,现在却成了最鲜明的反转,刺痛所有站立在大宇世界的武者,有无情的嘲讽,从血痕中化身为鞭影落到他们身上。
  一击击都痛彻心扉:“服不服!”
  “世间有千法万道,又有几种法道,能够令武宗境存在辗压绝世武王!”
  姑且不说,少年本身才情绝世,修为虽弱,也是相对于世之巨头,在年轻一代是极致天骄,称霸大宇部落绰绰有余,放在禹鼎界,也不会太弱,更别说掌握这等手段的意义。
  少年绝对有惊世秘密,或者身后有极为恐怖的存在支持他,或许是来自于大武道势力,千般猜测,都不过一句话,少年,是他们惹不起得人。
  服,必须服,发自内心深处的服气。
  换做他们是鲲妖武王,此时只会下场更糟,而不如天空之王的他们,又有什么资格和少年为敌?
  “箫楠大哥恍若神灵之子!”
诗猛恍然在梦中,心脏撑得膨胀,像有个小人儿挥舞拳头乱撞。
  身边亦是瞪着大眼睛的诗韵,修罗战铠,血般耀眼,披风轻舞,化身修罗的她,英姿飒爽,也多了修罗的冷酷。
  然而依然情绪激烈:“她以为箫楠在老祖宗手下死定了!”
  “她先前为箫楠大哥担忧,站出来,为他挡劫,千般努力,依然说服不了老祖宗,反而被父亲训斥为愚蠢,的确愚蠢,不是在救箫楠,是救天空之王!”
  她心里滋味复杂,又是苦笑,又是无奈,又是酸涩:“掌握这般手段的箫楠,根本不需要他救,怪不得他说,无需为他担心!”
  “世人,自作聪明,包括我。”
她的自嘲,落到许多人眼里,如何不是另外种无声的威慑。
  他们先前,何曾不是如诗韵这般呢,包括被少年搂在怀中的杨千婵,也像置身于梦境中。
  “这等手段…,还能够说什么呢,不可一世的绝世武王,无敌存在,先前视少年如尘埃镇压,现在被少年犹如尘埃无情反击!”
  “这是他们的老祖宗!”
孟延青化身为血奴,但也有少数的意志,此时又是震撼,又是不甘,又是痛苦,更多是还是无法接受:“我们的老祖,是天空之王,鲲妖部的王啊!”
  “王,本该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王,带领他们的鲲鹏部落崛起,重新夺回大宇第一强族的王冠!”
  鲲妖族人也是神色一白,心头有道不出来的压抑,既是为天空之王的溃败松了口气,又有为他的处境难受,更有为鲲妖部的未来悲哀。
  鲲鹏妖部,失去了酋长,耗尽一族之力复活地老祖宗,还没来得及展现峥嵘,实现君临天下的诺言,就要被放逐,而所谓放逐他的人竟是先前他们所瞧不起的少年。
  “结束了,天空之王,你们得王,永远滚在无念之地,承受痛苦,只有死,才能得到解脱。”
  箫楠衣袂飞扬,眼神无情冰冷,就像道风,风中飘舞着凌厉雪花,有极为神圣超然的力量在身躯释放着,大放逐神决,早在天空之王动了那一刻就斩出去了。
  “天空之王躲不过那道神决!”
人们望着疯狂西移的血海,在苍穹中极速远去,却也依然在不断崩溃,而他身后跟随着道势贯长虹般的光芒,在少年这头延伸到另一头。
  这道极力,直接追上了天空之王的本尊,所过处劈开了无数鲲鹏化身,在天空之王的惨嚎中直接卷起他,带进宇宙洪流,像是有亿万道门户在大宇部落开启:“滚进去吧。”
  “放逐!”
这道声音,响彻在大宇世界,激震在人们心海!  此刻,人们对少年只有敬畏,深深的臣服,耳畔聆听着天空之王最痛苦的忏悔:“不要啊,给我个机会,我可以做你的护道者,万古轮回中,守护你证道成王,成就仙帝,你应该知道我为鲲鹏之子!”
  “那又如何。”
少年,掌控九天般,一字一句,有天地共鸣之力:“他本尊第一世,对决九天诸神,真正的神灵都斩过,何况天空老祖。”
  “你的血,味道不错,就是杂质太多,奉劝你一句,下一世少吞噬点生灵,武道贵精不贵多,杀人道,并不高明,杀天道才是正道。”
  帝武神魂也释放了,吞噬天赋汲取着无尽天空王血,推动着实力极速蜕变,大部分灌进那尊斗天神王战影,却依然淬炼帝武神魂破开桎梏,冲击到宇级六品巅峰。
  “借助天空之王血成长,视天空之王为猎物,如此行径,真是够狠,比起天空之王要杀他,他不仅要放逐天空之王,还吞噬他,竟然还教训天空之王下辈子别乱吞噬生灵精血。”
  人们都傻眼了,心里一百个无耻默默送给了少年,还能再要点脸吗?
  杨千婵都觉得羞愧了,将臻首微微别过头去,升起丝红晕像天边的晚霞美丽动人,却也为少年的造化欣喜:“看来天空之王得血液真的很补。”
  “这可是帝血了。”
人们听到这句话,又嫉又羡,更有伤感。
  鲲鹏武王,一身最强大的精华就在于血液,他明显是以血道成王,极速无双,才杀出绝世武王之名,如此根基却没有他们染指的分。
  他们也知道,少年的吞噬天赋罕见,隔空百里,千里,万里都能汲取来血之精华,就算他们参与抢夺,也是完全比不得少年的吞噬天赋。
  何况,还会得罪他!  君不见,他有如此手段,连天空之王都能轻易镇压,针对他们,有他们的活路?

十九重帝狱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十九重帝狱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十九重帝狱》版权归原作者陌上青青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腾先生下手要赶早陆先生你又酸了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太子殿下的彪悍小娇妻姒娘千亿甜妻:总裁老公你好棒我想当包租公忘了她吧流浪在废土荒野的日子神秘生物异闻录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