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盛宴|第两百四十三章 意难平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最强药王万兽战神噬帝重生美女赢家乡村极品神医网游之一梦百年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我的师父是神仙我的完美校花女神气御九天
  怎么能不难受呢。
  在和姚太尉祖少宁交锋的分分秒秒,看似从容自如掌控全场,其实她每分每秒都在期待都在等。
  期待着他忽然出现,等他和以往一样酷炫狂霸拽地怼天怼地。各种骚操作让她心醉神迷,抱大腿躺倒吃瓜。
  她并不依赖他,也不是非他不能解决,说到底,喜欢的是那样的感觉——我的爱人顶天立地,随时都能踩着祥云来罩我。
  她用了很大力气,阻止自己一遍遍看他所在的方向。
  希望在潜意识的等待中渐渐冷却消弭。
  不由自主便会想到之前的异常,联想到现在,忍不住地要浑身发冷,要各种不祥的猜测。
  本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就代表着极大的变数。
  她自认为了解燕绥,他不会理会皇帝的安排,也不会接受任何随便塞过来的女人,但正因为不会,所以他之前的避而不见和方才的不露面便特别让她不安。
  她派丫鬟去拦中文等人,固然确实是不愿意燕绥牵扯此事遭受攻讦,也有试探的意思。
  明显燕绥那里没有发生什么事,这种闭门不见的情形,很可能确实是接受了西番的献药。
  燕绥不可能不明白西番献药的意思,更不可能不明白陛下把药赐给他就代表要他接受西番的王女。
  这要她如何看待?
  文臻只觉得心里塞了一把乱糟糟的火,燎得她也想一把火把这破牢房给烧了。
  为国辛苦奔忙,到头来皇帝老儿还是不肯拿她当媳妇。
  她何苦来。
  她知道陛下的心思,表面看她是个能干媳妇,陛下未必觉得配不上燕绥,但是就是因为她太能干了,陛下疑心病又重,反而更不愿意把她给燕绥了。
  如果燕绥是太子,一切反而不是问题,她母家不算煊赫,自身才干突出,做皇后很适合。但不知为何,很明显陛下从未想过让燕绥当太子,那么绝慧的燕绥再配上能干的她,这样的组合,对下一任帝王就太不友好了。
  陛下只要她老老实实当官,为东堂谋福利,不会亏待她,但多一步,就会限制着她。
  还是那个选择题,摆在她面前,是接受陛下的看重专心搞事业,还是放弃事业和他儿子搞恋爱。
  文臻捧着脑袋重重叹口气。
  不。现在不是她做不做选择题的问题,现在可能是燕绥自己勾了答案了。
  易秀鼎坐在牢房的阴影里,注视着她,忽然也叹了口气。
  她难得叹气,文臻抬头看她,以为她要劝自己和大猪蹄子分手算了,却听她道:“就这点事,你就丧气了?”
  文臻烦躁地道:“不是丧气!这种情况你叫我怎么办?我去叫他不要拿药?让那狗血的公主去死?做人不能这么自私!真这样做了你以为他不会鄙视我?再说这大猪蹄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都不见我!啊他竟然不敢见我!”
  “他不敢见你你敢见他啊。”易秀鼎嗤之以鼻,“你暴打那什么统领的胆量呢?闭门不见就踹门!装睡不见就打醒!别让我觉得输亏了!”
  “嗤,你输什么输,你就没参加过好吗?”文臻想象了一下暴打装睡燕绥的场面,莫名地觉得有些跃跃欲试。
  对面,易秀鼎并没有因为她说的那句话生气,反而弯了弯唇角。
  文臻看着她,觉得她真是湛湛生辉。
  “对不住。”她道。
  易秀鼎淡淡道:“各为其主而已。”
  只这几个字,文臻便感觉到,仿佛一道透明屏障,忽然划开了这监牢的空间。
  易秀鼎是个就事论事的人。这并不代表她接纳了这一切。
  凡以欺骗为开端,便是过程再怎么美好,到得最后,都不会开遍繁花。
  友情如是,爱情亦如是。
  文臻轻轻叹息,没有再说什么。
  有所得必有所失,她没有权利再奢求什么。能平心静气说几句话,已经很好了。
  依旧是她吃她的瓜子,她吃她的苦辛。段夫人忽然翻了个身,悄无声息地坐起身。
  易秀鼎急忙过去,段夫人目光在黑暗中熠熠发亮,问她:“什么时辰了?”
  “大抵丑时了。”
  不远处隐约还能听见祖少宁愤怒的声音,为了安全,厉以书请他住了另一头的牢房。
  易秀鼎要点灯,段夫人按住了她的手,文臻没有过去,靠在一边,让她们祖孙俩说话。
  段夫人和婉的语声在牢房中回荡,听得人心情幽幽淡淡。
  “丑时啊……秀鼎,我和家主当年成亲的时候,灯火丑时末还没灭,全家老少都在盯着洞房,当时老夫人还在,还派人委婉地问新人是怎么了,如何夜不能寐?据说还传出两种流言,一种说是我太美,新郎官看我看得发痴,忘记了时辰;一种说我太丑,新郎官内心不愿,所以迟迟不肯熄灯……”
  文臻在黑暗中挑起眉毛,没想到段夫人夜半而醒,忽然和孙女说起这个。
  “……其实啊,只是我当日得了一本好书,舍不得,藏在喜服里偷偷带了过来,进了洞房后一边偷吃零食一边把书拿出来看,勒石进来了我都没发觉,我看得入迷,也没在意茶一直是热的,手边一直有最爱吃的零食,直到看了大半,才发现原来勒石一直在我身后添茶倒水……当晚丑时灯火不灭,是因为我们头碰头看那本孤本,看到大半夜,新婚夜在洞房一起看书这种事儿,大概也就我家有了……”
  段夫人轻轻地笑了起来,文臻抿了抿唇。
  她杀易勒石的时候,毫不手软,之前又多年分居,以至于文臻一直以为,这是一对怨偶。
  可今夜长川监牢里,黑暗中,飘荡着的,分明是当年深深爱恋过的声音和场景。
  是何时流年风霜换,恩爱缱绻如雪化。
  段夫人不再回忆当年,絮絮和易秀鼎说些闲话。
  “易家没什么人了,你以后陪着平云,好好把囡囡养大,我瞧着囡囡的瘤子在缩小,说不定能痊愈。以后让她嫁个普通人家,千万不要听平云的,平云是季家远亲,习惯了富贵尊荣,我怕囡囡以后好了,她动念要把囡囡送到季家,你务必拦着,朝廷既然动了世家,季家唐家迟早也是一样下场,去不得……”
  “你自己如果不愿嫁,便不嫁罢。这世上原也没什么人配得上你。万不要在意别人言语,我知你看似不在意,其实心思重,好在你剔透刚介,迟早能明白那些人和事都是过客。只是你记住,过刚易折,以后遇事尽量软和些……”
  “我还有些私房,并不在易家大院,在外城四季山房,你拿着这个去找掌柜,他会把账本给你。主城之外卖书的茶楼名叫磨石的,大概整个长川有七八家吧,都是我的,只是挂在掌柜名下,经营得一般,毕竟长川人爱读书的少,你以后想盘了也好,继续经营也好,都由得你,但是那些书你要留下来,不可损毁。长川归了朝廷,听说朝廷要开科举,这些书总归是有用的……”
  文臻听她絮絮说着,有点昏昏欲睡,心想段夫人经过这一劫想归隐也正常,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易秀鼎已经道:“夫人,我不懂俗务,怕毁了您的产业,您还是自己掌着,但有事吩咐我去办便是。”
  段夫人笑道:“对了,还有青螭刀……十八部族元气大伤,但总归当年在段氏祠堂前磕过头,立过誓,只要还留一个人,段氏都有责任照拂,这事儿以后就交给你……”
  易秀鼎忽然大声道:“夫人你为什么说这些!”
  文臻也一骨碌爬了起来,但已经晚了。
  “嗤。”一声轻响。
  静夜里听来却动魄惊心。
  文臻扑过去,听见段夫人喉间发出细微的格格声响,易秀鼎的喊声低沉痛切,充满不可置信:“夫人!”
  有细微的水声淅淅沥沥地顺着桌沿流淌下来。
  文臻撞翻了桌子,伸手去摸段夫人,却摸到一截冰冷的刀柄。
  她心中轰然一声,手指猛地颤抖起来,不敢再摸,转而去点桌上蜡烛,火石也在不断地抖,打了三次火才打着。
  火光亮起,她眼前却依旧盘桓着浓重的黑,这黑里弥漫着更加浓重的血气,好一会儿眼前才亮起来,看见易秀鼎抱着段夫人,手里拿着青螭刀,青螭刀的刀刃,深深地插在段夫人腹中。
  段夫人今天一身黑衣,她看不到血,但整个坐席已经被染红,一线血色细流正溅到她靴子上。
  文臻想不起来躲避,她脑子一片混乱,震惊和不解如巨石迎面砸来,她甚至忘记问为什么。
  易秀鼎抱着段夫人,她没有流泪,在屡经变故后,她的泪似乎也忘记流了,整个人僵硬着,像裹了人皮的木头,画着惨烈的五官。
  监牢高窗外的风雪哭号得越发猛烈。
  好半晌文臻才颤声道:“为……为什么……”
  段夫人半睁开眼睛看她,对她招了招手,轻声道:“你的两种办法……都不太好。”
  文臻心中一片冰凉。
  段夫人看似一言不发,接受安排,其实她是最不愿领她的情的那个。
  无论送她们走还是想办法留,都会留下隐患,给文臻带来麻烦。
  归根结底皇帝忌惮的只是段夫人,她的地位身份才智心性,以及对十八部族的掌控权,都是皇帝心中的刺。
  段夫人死了,皇帝才能放心,才会出于歉意和补偿,放过易秀鼎等人。
  也或许,从亲手对易勒石出刀开始,她便不想活了。
  文臻慢慢走过去,抓住段夫人另一只手,像抓住了一块冰,冻透了心口。
  脑海中一片混乱,她喃喃道:“夫人……对不起……”
  其实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也明白道歉并无意义,她只想打破这一刻死一般的寂静,寂静一般的死。
  她也不大明白,段夫人为什么要喊她,思维在此刻似乎被滞住了。
  段夫人笑了笑,道:“此去不能再见,我……送你个礼物吧。”
  她手指一动,一颗琉璃珠子落入文臻掌心,那珠子有些微热,触及肌肤刺刺的。
  文臻下意识握紧。
  段夫人看她的眼神却似乎含了歉意,缓缓抬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脸,低声道:“……其实怪不得你……但终究意难平……对不住……我还是不甘心……要给你们一个小小的惩罚……孩子……彩云易散琉璃脆……我想看看别人是不是也这样……不过我也给了你补偿……咱们最终还是,无恩无怨……愿你好运……”
  文臻听到意难平的时候,就心知不好,她迅速要撒手后退,谁知道段夫人反而先一步放了手,同时指尖在她手腕上一弹,不知道击中了什么穴道,文臻脑中轰然一声,无数画面化为光影从眼前掠过,又有无数声音嘤嘤嗡嗡从脑中响起,那些东西都太多太杂,以至于将她此刻的思维瞬间冲得零落,但那些飞速流转的画面和噪噪切切的言语也并没有在她脑海中留下多少痕迹,大多瞬间便支离破碎了。
  文臻并非对人没有戒心的人,但她和段夫人相处了这一路,实在不觉得对方是个奸恶之人,尤其在自己拼命护持了她之后,段夫人实在没有理由对她下手。
  可她忘记了,当一个人心存死念,万事在她那里便已经没有了道理和逻辑,只有需要了结的恩怨本源。
  文臻向后退,撞倒了小几,茶杯翻倒,里头竟然飞出一只蔫蔫的蝴蝶,文臻心中电光一闪,这才明白方才那茶里有点像蝴蝶的茶叶,竟然是真的!
  一抬眼看见易秀鼎震惊又苦痛的眼神,还看见段夫人忽然用尽力气,将易秀鼎狠狠抓住,骂道:“你……你竟然背叛我!”
  又向文臻戟指怒喝:“你竟然指使她背叛我——”
  文臻头痛欲裂,已经不能思考段夫人此刻这么做的用意,她只觉得心火猛烈,如将燎原,满心里都是一股强烈的,难以控制的愤怒,这愤怒不知从何而来,也并不针对一人一事,却像积累了千万年人间黑暗压抑的负面情绪——被背叛、被伤害、被欺骗、被遗忘、被掠夺……没有光明和微笑的,永久沉沦苦痛折磨的恨的地狱。
  这世间恩怨难解,对错难辨,大家都是在命运罅隙里挣扎的苦命人,每一刻天光都只是一刻欢欣。
  她喘息着,看见段夫人最后抓紧了易秀鼎的手,和她说:“把那卷《旧南都记》给我再看一眼,然后陪葬吧……”
  看见易秀鼎手抖得几次无法拿稳书,而段夫人僵硬冰冷的手指在缓缓触及书面时,倏然垂落。
  看见易秀鼎抓着青螭刀的刀柄,浑身颤抖,放声大哭。
  看见易秀鼎颤抖着挥手,然后她自己忽然便出现在了监牢之外。
  然而她什么都顾不得了,脑海里仿佛什么都有,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思维崩散前的最后一个清晰的想法,突然蹦了出来。
  都说段家掌控十八部族,但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去问一问,段家到底是靠什么,来掌控驾驭那些桀骜的草原之子的?
  ……
  文臻一阵疯跑。
  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很奇怪。
  并没有失忆,但像是忽然被塞进了大量的负面情绪,或者忽然被放大了内心里所有的阴暗面,对每一件事的感受,都好像猛烈了很多倍,心绪非常的暴戾烦躁,简直不像她自己了。
  她向来谨慎,善于自控,从未有过这种失控的感觉,整个人都像一列轰隆隆的火车,往幽邃的黑暗而去。
  奔行中路过了祖少宁的监牢,厉以书才不会宽待祖少宁,他的监牢就是监牢,祖少宁正站在牢门前,怒喝着送来的食物是不是喂猪的,看见文臻居然出了牢房,更是大怒,当即将手臂伸出铁栅栏要去拽她:“文臻!真以为长川是你的天下?敢这么耍我……”
  文臻拔出匕首就砍!
  惊得祖少宁忙不迭缩回手,脸色铁青,转眼看文臻神情有异,皱眉想了想,忽然笑起来,道:“文别驾瞧来不大愉快?也是啊,今日西番王女就要到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去拜见殿下了。西番这位王女据说是那蛮荒之地难得的美人兼才女,出身更不要说,是现今西番王耶律大冶的亲姐姐,尊贵无伦。啊,说是对天朝上国素来仰慕,大抵仰慕的是我们同样才貌精绝的宜王殿下吧哈哈……”
  他一边笑着,一边看文臻走近来,等到文臻走到栅栏前,忽地伸手,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戴上了精钢爪尖,猛地去抓文臻肩头,一边冷喝道:“我倒要瞧瞧你这肩膀上什么玩意,有本事再黏一次我的手!”
  那钢爪爪尖精光闪耀,十分锋利,文臻猛地向后一让,嗤啦一声肩头衣裳撕裂,咔地一下祖少宁精钢爪尖合拢,却是抓到了一点文臻的肩头衣裳和一个琉璃珠,祖少宁“咦”了一声,文臻回头,便认出那是段夫人最后塞到自己手里的珠子。
  可当时惊变,自己后退,那珠子明明应该滚到地上去了才对。
  她此刻心情燥郁,听见祖少宁的话,注意力就集中在西番王女,王女去拜见殿下这几个关键词上,二话不说就冲祖少宁撒出一堆毒粉毒虫,看也不看转身就走。
  因此她也就没看见,祖少宁忽然瞪大的惊愕的眼神。
  更没看见那琉璃珠在被祖少宁夹起之后,忽然弹开,周身五彩闪烁,竟然是一只背甲斑斓坚硬的虫子!
  那虫子一弹开,一股淡淡的绿色烟雾也随之散开,祖少宁目光发直,仰天倒下。
  那虫子落在文臻肩上,肢体弹动,扭了扭腰,似乎团了太久想要松泛一下,文臻一转头,那虫子唰一下又把自己团成一颗珠子,稳稳地挂在文臻的衣领边。
  文臻也没察觉,看一眼倒下的祖少宁,还以为是被自己毒倒的。
  她想走,忽然又想起什么,一把将祖少宁拖了出来,开始搜身。
  她想搜搜祖少宁身上有无什么可疑物事,能证实他确实和西番有勾连的。隔着栅栏不好搜,她又头痛欲裂无比烦躁,干脆拔出匕首,唰唰唰将这家伙腰带割断,祖少宁的裤子掉落在地,文臻一眼确认了这家伙身上没什么东西,才失望地将光猪一般的祖少宁往他那堆破衣烂衫里一扔,转身就走。
  她出了监牢,直奔燕绥的宜园而去,奔跑中觉得脸色木木的,伸手一摸,脸上不知何时起了一些疙瘩,她也没在意,奔到宜园,迎面就撞上日语,日语脸色不大好看,有点奇怪地看了文臻一眼,伸手一指道:“何方人士?此处不可乱闯!”
  ------题外话------
  放心,没有虐,我是个甜文作者。
  下一章很爽哦,搓手,能不能为下章的爽预支一张月票?
山河盛宴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山河盛宴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山河盛宴》版权归原作者天下归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都市之神级美食系统斗罗之龙凤斗罗精灵之短裤小子南域龙王南域龙王楚天骄林诗瑶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不负荣光,不负你)末日重启都市无敌战神(林北苏婉)清戈净道最强赘婿:神级选择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