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龙图天下|第八百六十九章 蔡图的动作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最强弃兵极品修士终极至尊兵王冷王,医妃要私奔诡三国修罗天帝校园修仙超维入侵妖娆毒仙带着农场混异界
  蔡图当年在舞阴有些悠游寡断,但是历经多年的磨炼,起起伏伏之中,如今性格已变,他是一个果决的人,既然有了主意,就雷厉风行起来了。
  第二日,他在襄阳最大的酒肆烟雨楼宴请至交好友。
  作为蔡氏族人。
  还是读书有成,曾经出仕途,历任江夏郡小吏,舞阴县令,南阳郡从事等等官职,在士林之中,也算是交游广阔,特别是一些同样出身的世家庶子,读书有成,却出仕无门,郁郁不得志之朋友,并不在少数。
  “孟庭兄,今日怎如此破费?”
  “孟庭,吾等乃是兄弟之交,不必拘泥地方,在你家里面小聚一下就行了!”
  十余士人,能与落魄了蔡图交朋友,都并非那些不堪之辈,烟雨楼这个雅致酒肆乃是襄阳数一数二的酒肆,费用甚多,他们也知道蔡图如今落魄,并不愿意蔡图在此浪费。
  “诸位好友,乃是我图之至交,昔日图落魄,郁郁不得志,众皆不弃也,乃图之幸,今日一席酒,乃是为了全吾等之义,诸位不必客气!”
  旁边美侍已经把酒温好,蔡图率先举起酒盏,微笑的敬一杯。
  “客气客气!”
  “吾等士人,志同道合,交心乎!”
  十余读书人纷纷举杯。
  酒过三巡之后,一人突然开口,对着蔡图说道:“孟庭今日是聚吾等于此,志不在酒啊!”
  “子素观察力过人!”
  蔡图微笑的点头。
  这是他的读书时候的同窗,属于蔡氏外戚,名为明棱,字子素,出身寒门,十年寒窗,被蔡氏召为婿,本有锦绣前程,奈何得罪蔡氏嫡系子弟,被贬为襄阳县不入流的小吏,同为落魄之辈,与蔡图向来交好。
  蔡图沉声的道:“某,明日便出仕,今日一席酒,乃是与诸位告别,亦是为了多谢诸位多年来的照应,不至于让某寒心世人是冷,此为恩,不可忘,日后故人若有事,大可前来寻我,我蔡图只要力所能及,无不应也!”
  “原来孟庭要出仕了!”
  “孟庭苦熬数年,总算等到了今日!”
  “为孟庭贺!”
  这一众读书人纷纷举酒盏对蔡图祝贺,此乃真朋友,虽有些许羡慕,却全无妒忌之意。
  “孟庭,令家主如今贵为荆州水军大都督,若举荐你出仕,便是好事,可据我所知,他颇为厌恶你,为何愿意举荐你出仕?”
  一灰色儒袍的中年拱手询问。
  他叫蒯武,字永立,正是蒯氏旁系之人,虽为士人,读书有成,但是从小练武,志向乃是为效仿狄青霍去病之辈,驱逐异族,捍卫江山。
  只是他出身和性格注定了未来,本事旁系的庶子,又因为性格过于刚直不动变通,不受家族喜爱的,比之寒门子弟,更难出仕。
  “永立,吾此出仕,并非家主举荐!”
  蔡图摇摇头。
  “哦?”
  “那是何人举荐?”
  众人忍不住问道。
  他们也大多是郁郁不得志,想要寻路途而出仕的人,所以十分在意。
  “明侯征辟!”
  蔡图幽幽的说道。
  “明侯?”蒯武瞳孔变色:“可是那个天下少有的少年雄主,明侯牧景!”
  “正是!”
  蔡图点头:“吾因为与牧氏牵连甚深,当初虽挂印而归,却因此不得家族之喜爱,冷落多年,如今求仕无门,儿子又因为吾之关系,被家族送入府兵之中,本是士人,却只能在战场上奔命,吾与家族,早已如同水火,今明侯器重,愿征辟吾为襄阳郡太守,吾不愿蹉跎,甘冒得罪荆州士人之罪,亦不愿放弃!”
  “襄阳郡太守?”
  “听闻益州要襄阳新野樊城之地,建立襄阳郡,彻底把襄阳与荆州割据,原来是真的!”
  “如此一来,岂不是得罪了整个荆州!”
  众人看着蔡图,又羡慕,也有担忧。
  蔡图站起来,对着诸位,躬身行礼:“此为吾之选择,吾本该一力承担,可奈何诸位皆我吾好友,与我牵连甚深,我深知道,日后吾若行事惹起非议,诸位日后必受吾之牵连,此为不义之举,某在此,先与诸位赔罪,还请诸位原谅图一颗不甘为民之心,亦要在乱世之中走出一条路之念!”
  “当为如斯也!”
  明棱沉声的道:“孟庭乃是身负大才之人,昔日行事,便是顾忌太多,方落的如此之境,如今荆州大变,正逢乱局,孟庭要自立门户另起炉灶,某第一个支持!”
  他早就对蔡家怨念颇深,家主子弟,首要看出身,出身的好,必才能好更重要,这本就是他不满之处。
  “当初蒯氏挟嫡系之弟而去,却留下吾等,明知襄阳破,蒯氏比遭罪,却始终不管不顾,如今吾,也无颜以世家子弟而自称也!”蒯武也苦笑起来了:“孟庭,我支持你的决定,如今大汉崩,天下乱,吾等皆然生逢乱世,谁也料不准明日,今日为王者,他日为寇,今日为寇者,他日亦可封王登殿,如何抉择,全在个人!”
  “诸位也明白,吾等这些人,家族不愿意抬举,求仕无门,唯另劈道路,方能一展所学!”这是蔡图今日召这些好友的第二个目的:“若汝等愿随我出仕,吾愿保举诸位!”
  他细细的说道:“明侯用吾为襄阳太守的意思,诸位皆该有点想法,无非就是想要利用我蔡氏子弟的身份,与荆州士族对立,如此变能吸引一些荆州士族子弟,投靠明侯府!”
  “虽有利用之意,可也是我们的机会!”
  “我们这些人,并无嫡系子弟的机会,想要成功,自能靠我们自己!”
  “襄阳郡十一县,吾为太守,有举荐县令县尉县丞的职权,而且明侯已经明言,为了襄阳郡早日安定,他愿以荆州人治荆州人之念,经略襄阳郡!”
  “所以吾有把握,能掌控四五个县令的名额,想必明侯也不会拒绝!”
  “另外,我一日之力,颇为单薄,唯能信得过了,并非那些家族之中名声显赫之辈,而是汝等即使吾落魄之时亦不弃之人,所以我今日也希望汝等能与我共进退!”
  “当然,此事不强求,我也是家族子弟,走到这一步,被迫与家族决裂,乃是无奈,家族之人,一脉传承,难分两家,心有顾念,亦为应该,所以我绝不勉强,不管汝等选择如何,我们皆为兄弟,日后有多难,必有所助!”
  蔡图口才很好,一口气把自己想说的都已经说出来了,让众人显得有些目瞪口呆,这巨大的消息让他们有些难消化,而且还氤氲无边的诱惑,让他们也难以抵挡。
  蔡图是深深的知道,牧景用他之意,无非就是想要用他的身份,来撕裂荆州士族的团结,他也甘愿这样做。
  他不愿意只是成为一个被利用的人。
  既然牧景征辟他为襄阳军的太守,那么他就要做出一点成绩来了,他要扬名天下,既已经随了明侯府,就当放下其他心思,唯一念,封侯拜相。
  所以他需要这些人的帮助。
  “太守之位?”
  “举荐出仕?”
  众人皆然变得有些沉默了。
  他们意外,并非意外蔡图出仕,而是意外蔡图能摇身一变,变成的执掌襄阳的太守,至于蔡图说举荐他们出仕途,他们的确心动,但是心中顾忌也多。
  终究大部分都是出身士族的子弟,不是谁都有蔡图那不畏与家主翻脸的魄力,所以他们显得有些畏手畏脚的。
  “若郁郁一生,吾不甘也!”蒯武突然拱手,对着蔡图说道:“日后愿与孟庭兄共进退!”
  “当与孟庭共进退!”
  明棱也开口了。
  有人带头,自然所有人就忍不住一颗怦然而动的心,仕途美好,如同那美丽的花朵,让他们欲罢不猛。
  “当与孟庭兄共进退!”
  他们终究下了决定。
  “日后就依仗诸位兄弟,吾等当共进退,共治襄阳!”
  蔡图笑了,搞定了这些人,那么他当太守,已经成功了一半,襄阳历经两次大难,一次是当初牧军攻破襄阳的时候,刘表南下,带走了不少嫡系,第二次就是前些时日的城内叛乱,让不少终于刘表的世家豪族冒头,又被打灭了一批。
  如今襄阳之中,世家豪族的力量虽依然能执掌人心,但是嫡系早已全无,大多都是旁系在支持,他只要把这些人拉拢了,这襄阳世家豪族,不敢有人反他。
  …………………………………………………………………………………………………………
  二月二日,龙抬头。
  正值开春时日,万物回春之时,江州城的大街小巷都洋溢着一股股春天的气息,就连路边已经枯死的野草也渐渐的变得绿色,一些种子发芽,狰开了土壤,钻出来迎接那温和的阳光。
  明侯府的庭院之中,牧景张了张臂膀,深呼吸一口气空气,浑身舒爽。
  这冬天的日子有些难熬。
  但是总算是熬出来了,又迎来了春天,感觉心情都好了很多。
  “主公,伊籍已经递回来密函,荆州心动!”
  胡昭从前院找不到人,追到了后院,急急忙忙的说道。
  “心动?”
  牧景眯眼:“那就是他现在还没有能拿定主意啊?”
  “他们现在有顾虑,实属正常,或许还想要敲我们一笔!”胡昭说道:“但是这也算是一个顺利的开始,只要襄阳这事情能和平解决,我们才能毫无顾忌的南征!”
  “我能出四百匹骏马的价格,已经很给面子了,如果不是为了南征,统一益州,我别说四百匹骏马,就算一匹,我也不给他!”牧景冷冷的说道:“给伊籍送出由我亲自盖印的益州盟约帛书,告诉伊籍,不必太过顺着荆州,要签就签,不签就罢,我没有这么多时间和他们耗!”
  他想了想,道:“另外命令第一军直接进军,第二军,越过巫县,和他们,直逼夷陵,给他们点压力!”
  “诺!”
  胡昭点头,但是又有些担忧:“会不会显得咄咄逼人!”
  “那得看对什么人!”
  牧景嘴角微微扬起的说道:“如果是董卓,我这样逼迫他,那肯定就是打起来了,因为董卓不会示弱半分,他是一个武人,绝不受这样的耻辱,当战既战,但是对荆州,就得强硬!”
  “因为荆州兵弱?”
  “非也!”
  牧景摇摇头:“荆州乃是鱼米之乡,富裕,学术浓郁,读书人辈出,人才可观,怎么会弱,弱的只是刘表,刘表终究是一介读书人出身,他有城府,有才学,有能力,有手段,就是缺乏进取的魄力,我逼他,他只能退,因为他没有鱼死网破的决心!”
  “主公倒是摸准了刘景升之心!”
  胡昭想了一下,倒是认为牧景说的很对,刘表如果说比天下诸侯差点什么,就差了一股气,一股两败俱伤在所不惜的刚猛之气。
  “不过这刘景升也不好对付!”
  牧景眯眼:“如果可以,我倒是想要直接出兵,干掉他,他经营荆州越久,日后我们就越难想要夺取荆州,此人在民众人心上的经营,颇有能耐,守家之犬,并非浪得虚名!”
  “可是现在我们益州还不能一统,腹背受敌之战,不可也!”
  牧景最后摇摇头。
  攘外先安内,千古不变的原则,不怕外面强敌多大,就怕内部有人捅刀子,当初在雒阳的时候,如果牧氏先平了董卓这祸患,再遇关东诸侯较量,就不会落的如此境地。
  一个错误,决不能犯两次。
  “主公,事难有两全,待我们征服的南部,必然能扩大势力,即使荆州是一块更难啃的石头,他也会被啃下来!”
  胡昭安慰的说道。
  “希望吧!”
  牧景笑了笑。
  胡昭又汇报的一件事情:“主公,还有一件事情,襄阳蔡图已经应许出任我们襄阳太守了!”
  “那就太好了!”牧景眯眼:“那我们就少一把火!”
  “不用!”
  胡昭说道:“蔡孟庭已经烧起来了,他在襄阳接令领太守印之后,立刻以昔日的州牧府为襄阳太守府,入门开府,一口气征辟了十四个世家子弟为官吏,已经点燃的荆州士族内部的战火!”
  “好快的速度!”
  牧景倒是有些意外:“这蔡孟庭不仅仅是了解了吾用其之心,也配合的天衣无缝,家族尚且不顾,野心颇大,日后要是用得好,会是一柄利刃!”
  “主公,有野心,不该防备吗?”胡昭问。
  “野心也代表上进心!”牧景摇头:“我为什么要防备,只要他不逾越我《明科》之法,他的野心再大,我也能容得下,当然,接下来还得看看他的能力配不配的上野心,空有一颗上心的野心,那是不够了,得有真材实料!”
三国之龙图天下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三国之龙图天下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三国之龙图天下》版权归原作者拾一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秋风起又剑气至九霄天魂变菜鸟系统坑愁人宫外夺嫡王爷入赘权门贵嫁修仙十万年火炼成仙丈六金身超级女神护花系统霸道老公放肆爱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