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揽月|第九十四章:四大世家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完美至尊捡个杀手做老婆极品仙帝在花都邪龙狂兵都市狂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神级龙卫)绝品毒医龙血战神校花的灵王保镖贴身狂少
九州地远辽阔,偏远却富饶人人慕往的地方。这里人杰地灵,山清水秀,在九州有响彻整个江湖的四大世家,左家,左秀秀虽是女子却头脑聪颖富经商之道,十九岁便成为家族的主事,如今已是九州最富有的人。秦家,书香世家,家中人人才华横溢,秦家的私塾也开遍各处。华家门徒近百人,他们医术冠绝,游散四海是济世救人的大善家,以至于在江湖上最忌讳的事便是杀医。竹家,武门世家,坐拥三门绝学,其中最出名的便是竹轻羽的竹云绝迹,轻功天下独绝。

  虽不知东誉锁定九州是何意,可绝与这四大世家之一脱不了关系。

  宽大的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连街边小贩都有条不紊,一眼望不到街头的大街上也难见到衣衫褴褛的人。文学、医学、商业、武学都属顶尖之地,生活水平已算是上等。

  若舞眉头一挑,嘴角深意。地大物博又处边缘,若想要独立也非不可能。

  嘈杂的街头突然变得安静不少,行人都自觉让出一条道来,若舞侧望去,一顶银色的轿子格外显眼,若舞退步站在柱子后,看着缓缓而来的轿子。本是不在意的眸子里一抹精光,轿子的前后方分别有两人,他们骑在马上面无表情目光冷肃,远远的若舞便能感到霸道的气场,好强的内力,连车夫也非泛泛之辈。若舞的目光投向轿里的人,隐约可见有两人的身影,若舞可以断定其中一人的武功不低于她。

  若舞正色的看着渐渐远去的一行人,已猜出那轿中的另一人想必就是左秀秀了。没想到不过九州的富,身边的守卫便如铜墙铁壁一般。那么四大世家的力量合在一起,不管是玉官赫或者是东誉都不得不忌惮。

  一无所知的来到九州,不知从何查起。若舞只得留在九州,停留数日观察觉,城中来了不少富甲商贾、武林人士,到后弄明白他们都是四大世家门下的分支,是来参加四大世家的商榷大会。

  大会只限四大世家有身份地位的人参加,就连玉官赫怕都没有权利参加。大会在雅苑举行,苑中高手如云、戒备森严,他人欲进难如登天。而大会主是商讨机要之事,行重事之策。

  若舞先后两次去过雅苑,除了看到正门和高墙,无任何可寻之处。若舞无奈离开九州出了城,这一次还真是束手无策了。

  “觅儿”若舞有些意外的看向急匆匆的两人,眉头微拢。

  觅儿见是若舞,喜出望外,本是焦虑的脸上瞬间一展:“姐姐”觅儿小跑过来,一把抱住若舞。

  “不是说去雲岘山吗?生了何事,还受了伤”若舞看向竹轻羽道:

  “半路遇到了东宫的人,没想到休养生息两年的东宫实力大增,近日似有什么目的,屡屡在武原出没”竹轻羽意味深长的看着若舞:“东誉也来了武原,他们的方向是九州,你多注意”

  若舞面容淡淡,似未听闻:“你的伤可有大碍?”

  “无事”竹轻羽歉意道“此行差点伤到觅儿,实在抱歉”

  “不是,是那冰人欲杀我若不是轻羽哥哥救了我,恐怕觅儿就见不到姐姐了”觅儿略为委屈的看着若舞,清澈的眼中仍心有余悸。

  “冰人?”若舞心中了然,看向竹轻羽:“你们遇到了东誉”

  竹轻羽毫不避讳道:“他本能杀了我们,却并没有下杀手,否则,我又怎能从他手中救走觅儿”

  若舞脸色微沉,他还是这般心狠,没有杀他们,或许跟竹家有关吧。

  “到了九州算已安全,你现在可是回竹府”见竹轻羽点头,若舞余光看向依偎在身边的觅儿,另意道:“即如此,觅儿就跟着我吧,不必麻烦你了”

  觅儿头微抬,眼里的不舍看的竹轻羽心中一动:“我本漂泊在外惯了,家中的事也鲜有参与,回到府中也不过是最闲的人。若你不方便时,可带觅儿来府中找我,有我在自不会让她受委屈”

  若舞点头:“好”

  看着依依不舍的觅儿,若舞打趣道:“怎么舍不得?你跟他相处不久,就这么喜欢他了”

  听得若舞的话,觅儿的脸瞬间通红,娇嗔道:“姐姐”

  若舞眼神无意看向九州城:“觅儿乖,姐姐过几日有要事处理,还真的要麻烦他照顾你几日,待处理完事情,姐姐亲自带你去游雲岘山,可好?”

  觅儿懂事点头:“听姐姐的”

  九州城外数里处,是一片桦树林,令人惊喜的是林中有一块数顷的草地,正值夏初,绿茵茵的草地上鲜花开的正灿,如娇羞的少女,摇曳生姿,觅儿见了十分欢喜。

  “别走得远了”若舞含笑看着跳动的身影,数年前自己也是她这番模样,若舞不由摸了摸鼻头,如今倒变得老成了。

  “姐姐”

  觅儿急迫而惊恐的呼喊声,若舞神情一凌,身形如幻,飞扬而起的长袖狂势如斩,两人应声倒地痛吟。

  袖风一带,觅儿被带离数米,若舞睥睨而视,眼中愠怒,带着阵阵杀气。虽怒不可遏,知是望月东宫的人,若舞并没有下杀手。

  “无故痛下杀手,如今的东宫竟嚣张到见人就杀了吗?”

  “又是你”领之人认出了若舞,紧张的手放在腰间,近在咫尺的暗器随时飞出。

  若舞目如寒冰,声音微沉:“你惹怒了我,若再冒犯,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不远处传来低沉的笑声,满带不屑:“好狂的人,我若冒犯了你又如何”

  觅儿紧张万分得站在若舞身后,见若舞淡然自若,举立潇洒,虽随性却有一股令人生畏的魄力。这样强大而给她带来安全感的若舞,觅儿第一次所见,忽然明白也只有这样才能纵横江湖吧。

  来人身匿如风,停在众人之上,若舞眼眸微斜,与来人对视,风无耶见到若舞那一刻身形一颤,差点从树端摔了下来。风无耶惊讶无比的面容下满带不可思议。

  “大小姐?”风无耶颤颤巍巍的落在地上站稳,试探道:

  “怎么,不认得我了?”若舞目光一滞,浑身散的冷锋吓得风无耶一哆嗦。

  风无耶马上半跪在地上:“属下冒犯了,大小姐恕罪”

  见风无耶跪在地上,并口称‘大小姐’,众人也是骇然失色忙跪地听从,他们虽才从分支入落银城,可东宫所有的人都知道在主上之下还有一位神秘的大小姐,近年未有人见过她,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在闭关。

  觅儿见此场景甚为疑惑,他们为何这么怕姐姐,还唤她大小姐。

  “方才我可听你说冒犯了又如何”若舞下巴微扬,早晚都会曝光的一天,如此也罢。

  风无耶嘴角抽搐,心里懊悔不已:“属下不敢,只是,两年不见大小姐,主上见了该是甚为开心”

  若舞面色一暗:“是吗?”

  “主上也在附近,大小姐可要去一见主上”风无耶暗舒一口气,终于转移了若舞的注意,不再追究‘冒犯’一词。

  东誉在附近,本是镇定的内心瞬间被打乱,袖中的手微微抖,她想马上离开这里,双腿却有些软难移。

  见若舞面色一会儿阴一会儿沉一会儿平静,风无耶内心也如海浪不平。

  “主上”风无耶的声音让若舞瞬间清醒,若舞强定住心情向右方看去,数百米外那模糊的白影终于看的清明。

  只觉呼吸一促,似有人紧紧揪住了她的心脏,痛的快要窒息。那熟悉的人就站在不远处,朝思暮想的人如今就在她的眼前。两年了他丝毫未变,仍那般绝世无双,高贵在上。

  清风临临如上仙,绝世凌凌无人堪。

  锦衣玉带,修身而立,眉若远山,一双魅眼深幽不可测,如深不见底的深潭,深潭忽的燃着烈火炽热而猛烈。绝世雍容却如寒冰的脸上终化作一汪泉水,狂喜而深情的脸让若舞忽被撞击一般,眼里的泪水模糊了视线。

  两年了,终相见。他们可还能继续同行?

  白影如闪电般靠近,若舞下意识使出全力,地上的花瓣被脱离形成了一道花墙,东誉在毫无防备下被弹开数米。若舞连连后退,他们之间的芥蒂仍在,惶恐中不知怎么面对东誉,如今只想逃离这里。

  东誉眼眸半阖,深情依旧,清漠绝世的脸上豪未在意若舞的举动,仍向若舞走去,若舞慌乱下不知所措,这道墙根本拦住他。

  “若舞”东誉深情的轻唤,伸出纤长极具诱惑的长手:“你终于回来了”

  “我不想见到你”若舞脱口道:

  东誉似未听见般,目光炽热向若舞走去,那中间的屏障颤颤巍巍。林中忽的飞出许多禽鸟,密密麻麻瞬间包围住东誉一行人。

  “姐姐,我们快走”若舞如释重负,知是觅儿招来的。

  “主上”风无耶等人忙将东誉围至中央,击飞袭来的鸟禽。东誉面色如常,双目锐利,不着痕迹的一挥手却有着摧毁的力量,天空中黑云被挥去大半。

  而若舞早已不见踪影,看着空荡的草坪,方才彷如幻觉。东誉眼神忧伤,他曾无数次梦见若舞回来,可梦醒后只有他孤身一人。

  “而后之事与你着手,同时探明大小姐去向”东誉负手而立,透着肃杀的背影令人心神一震。

  “是”众人匿身而去。

  东誉忽想起了什么,神色微伤道:“能驱使鸟兽的人。若舞,你最想见的人却是他们”

  见到若舞安在,东誉惊喜若狂,早已将其他事抛之脑外,不管她如今最在意的人是谁,若再次失去若舞,他即使拥有了整个武原也毫无意义。

  回到九州,若舞情绪低落,心中堵的慌,思念欲狂,可到见了面还是想要逃避,怕重蹈覆辙吗?觅儿站在屋外来回徘徊,姐姐待在屋里两天了,心中暗自思忖那个冰人和姐姐的关系,转念一想,能让姐姐如此在乎的人定是关系匪浅。

  见若舞终于开了门,觅儿喜上眉梢,忙迎了上去:“姐姐,你可还好,我担心你却不知道该怎么帮你”

  若舞摸了摸觅儿的头,笑道:“姐姐没事”

  见觅儿欲言又止,若舞转过身看着觅儿:“想知道那冰人是谁?”觅儿一愣,没想到若舞竟一眼将她看穿。

  “他是我师父”若舞毫不在意道:

  “师父?虽然他冷冰冰的令人畏惧,可看着好年轻啊,竟会是姐姐的师父”觅儿不可思议道,她一直猜想冰人是姐姐的爱人。

  若舞微微一笑:“觅儿只需要知道这么多就好了,太复杂也会让你变得复杂”觅儿似懂未懂的点头。

  “明日姐姐送你去竹府,在那里要乖乖的,不能因为竹轻羽就任性可知道”若舞低声道:

  “好”看着纯净水灵的眼睛,天真无邪的觅儿,若舞眼神微顿,这个江湖真的适合她吗?

  若舞再次来到雅苑,明日便是商榷大会,要想通过其他途径进去未有可能,如今只有越过墙头试试,形势不秒再逃就是了。雅苑很大,即使防卫再严密也有疏漏的地方,若舞找了相对偏远幽静的地方,纵身一跃没入院中。刚落地若舞便觉不对,像触动了机关左右两方飞出暗器,若舞仰身闪躲,白绫如虹卷入的暗器形成一排嵌入墙中。若舞尽力未出声响,但还是惊动了守卫,听着轻微迅疾的脚步声,若舞心中一沉,今日是没有可能了。

  本想退回,若舞踏着暗器方跃一半,本无异常的墙壁出现裂缝,喷出雾气。若舞大惊被迫后退,用白绫挥开雾气,心中暗惊是迷雾。若舞暗骂,是她小看了雅苑。

  “谁?敢私闯雅苑”不过片刻,几人刹至。

  若舞侧过身,看来得战决了。若舞双目泛冷,白虹脱手而出从中横贯,身影顿没,拳掌相交,淡雾中身影若影若现。虽只有五个人,可他们的武功相辅相成,像编制了一张网将若舞紧紧的困于其中。若不能在最快的时间脱身,马上会惊动更多的人,那时想退也退不了了。

  凌空身起,又如翎羽飘然,素手轻捻,内力全倾,化被动为主动。五人大吃一惊,不受控制招数被瞬间打乱,若舞看向将她围住的五人,唇角的冷意透着嗜杀。若舞素掌化为爪,眉头一紧飞身而出,出招自毁,五人来不及收掌纷纷身中对方致命一击,面色痛苦吐血倒地。

  看着墙上突出一寸的利刺,她若强制越墙只怕无法同时避开接二连三的暗器,而后方也涌来了更多的人,若舞不敢贸然,看来是难以脱身了,只能施展轻功遁入虎穴。
  (40/40357/15857111)
  
君若揽月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君若揽月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君若揽月》版权归原作者y柠檬冰水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艾泽拉斯新秩序龙族之混血君王双世录带着房车回古代黑骑全系魔法禁咒师传奇药农木叶之眼镜教师我真没想当巨星啊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