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钦天|第二十三章 各怀心思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透视之眼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毒后逆天之至尊大小姐)极品透视医圣桃运神医重生军少辣娇妻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无上神王玄龙之战神龙魔血帝
  瘟疫丛林一行的人已经定下,原定五人,现在多加了二个。
  紫菱之所以能入这个队伍,只是取决于柳恒白的一句话罢了,他开口向柳子真讨要这个名额,后者无论如何也没法拒绝。
  正常来说,像瘟疫丛林这种地方,不是人越多越好的。
  队伍规模越庞大,越容易引起混乱,特别还是这么一群登堂都未入的年轻人。
  时至下午,并无残阳,今日天气略显沉闷,乌云密布,一身普通宽松麻衣的青年正在院中轻缓腾步放招,他的速度并不快,也未使力,轻轻击打在面前的木人桩上。
  仔细一看,青年并未睁眼。
  院子外来了一行人。
  二个女孩走在一起,不远处树干上,年少白发的青年抱胸而立,在他身侧,如病弱书生的青年和柳象正在小声交谈。
  紫菱揽着柳方物的纤细手臂,柳方物抱着雪白小兽,后者美眸扫视四周,打量着这间小草屋和周边环境。
  青年收手,站定身形,睁开眼。
  “何清!”
  紫发女孩挥手道。
  青年笑着点头。
  紫菱露出二颗小虎牙:“瘟疫丛林行程在即,大家伙商量了一下,打算一起去外面搓一顿,顺便都熟悉熟悉,你收拾一下,一起去呗。”
  何清沉吟,旋即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一行人都走到自家门口了,如若拒绝,那倒也太不近人情了。
  见到何清直接迈步,紫菱忍不住打趣道:“你不去换身衣服么,我们这趟可是去流月阁,讲不定就能碰上那些名动满城的年轻俊女天骄,你这个样子,去跟人家漂亮姐姐搭讪人家怎么会理你。”
  何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麻衫,还好,干净整洁,也没出什么汗。
  “无妨。”
  何清淡笑道:“百善城最漂亮最出色的二个天骄俊女都在我面前了,我何必再去寻他人。”
  紫菱眉眼弯弯,伸出了大拇指:“真会说话,厉害。”
  柳方物笑而不语。
  三人往前而走,何清向柳象微微拱手,后者轻点还礼。
  “何清,给你介绍一下吧。”
  皮囊尤为出色的风流青年先后介绍道:“这位是柳弱,这位是柳琛斯,他二人从小不在家族,所以你并未见过。”
  书生模样的柳弱笑着作揖:“见过何兄。”
  那年轻白发的青年天性冷淡,只是微微点头便算打过招呼了。
  何清逐一还礼。
  柳象转身向前走:“我们走吧,柴空已经先行一步上流月阁定宴去了。”
  一行人前后不一,行走在路上,所过之处,引起众多族人侧目。
  这一批人可算是整个柳家年轻一代最强横的阵容了。
  家族中门大开。
  身形有些佝偻的老人双手插袖,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
  “庆叔。”
  何清脚步一停,笑道:“出去玩会,晚上就不用等我了。”
  柳庆点头,目光停在何清的麻衫上,皱起眉头,小声道:“清儿,你就穿这身出去吗?会不会显得太……不太好啊。”
  柳庆迟疑,轻声道:“别省着钱,你现在身份和往常不一样了,我们不攀比,但是也不至于落人家太多,你回头去买身好的,钱不够问庆叔拿。”
  何清一怔,旋即苦笑。
  自己这一身麻衫布衣的,和这些公子哥们的锦衣丝绸确实不是一个档次,但何清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
  老人穷苦惯了,倒也无所谓,只是怕眼前这个早早懂事的孩子受别人异样眼光。
  “好。”
  何清点头应下,然后上门边的小屋里拿起一件黑袍披上,笑道:“庆叔,现在买也来不及了,先凑合一下吧,我回头再去挑挑。”
  柳庆目送着何清快步下阶梯,追上在下方等他的一行人。
  柳庆沧桑脸上笑容满面,待到他们身形消失,柳庆想了一想,快步回了家里,翻箱倒柜,拿出了好几个袋子,里面装满了零散金币,他将好几重的金币放在一起,出门离去。
  流月阁和风月阁其实是姊妹阁,二者相对而立,背后都是同一个老板,但相对于那胭脂红粉的风尘之地,流月阁的清静幽雅则是独立百善,百善城年轻一代,只要兜里有点钱的,都喜欢往这里赶。
  当柳家这一行人出现在流月阁时无疑引起了不小轰动,流月阁的大管家亲自出门相迎。
  开玩笑,这可是柳家。
  百善城三大势力之一,甚至能叫板城主府的柳家,而这些年轻人,再过二三十年,个个都是柳家的顶梁柱,那都是站在百善城顶端的人物。
  阁楼内不少人探出脑袋,啧啧称奇。
  二个风姿不一的女孩更是吸引了绝大数的目光。
  修为已经到达登堂后期的流月阁大管家姿态放的比较低,笑脸相迎,客气相陪,一路送上了顶楼的包房。
  七张长桌组成了一个圆圈,摆满了美味佳肴。
  四周皆是栏杆,稍微起身就能俯瞰周围风景,将大多数建筑包揽眼中。
  几人随意落座,并无讲究。
  柴空手提酒壶掀帘而进,替六人逐一斟满,最后落座举杯道:“论起来,我们这些人也有好多年没见了,我柴空也就十一岁时来了一趟家族,说起来,和诸位相交甚少,今日希望能和大家把酒言欢。”
  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跟着柳承福混迹青岩郡的柴空在调动气氛和人情交往上明显胜在座的几位家族长大的一筹,推杯换盏,好不乐乎,书生模样的柳弱看上去病怏怏的,喝起酒来也不含糊,话并不多,只不过都恰到好处,点在中心,有二人为主,气氛倒也不至于冷落。
  何清左手边的长桌上是喝的小脸通红的紫发小姑娘,右手的则是柳弱。
  “何兄。”
  柳弱举杯,笑道:“大比一战,看的在下热血沸腾。”
  何清与之轻碰:“柳弱兄谬赞了,一时热血上头,运气好了点方才获胜。”
  柳弱意味深长:“你那一刀,可非运气啊,如若瘟疫丛林一行,你能多挥几刀出来,我们就胜券在握了。”
  “兄台说笑了。”
  何清笑道:“刀意需养需攒,哪有如此容易,在我看来,如果柳弱兄不藏拙的话,才是真正胜券在握。”
  二人相视一笑。
  柳弱起身,沿着右边而走,逐一敬过,在经过柳方物那一张方桌的时候停顿了尤久,交谈甚欢,在座的不少人将至收入眼底。
  毛茸茸的小兽窜到何清腿上,爪子扒拉着他的黑袍,爬到了他的肩头。
  精致小脸已经有了醉人红晕的娇俏女孩瞪着五毒兽,后者也睁大眼睛一副无辜模样。
  这一幕也让在座众人心头微动。
  一场酒宴下来,除了推杯换盏,也都各有心思。
  相比之下,这个紫发女孩才是真正的跑来喝酒玩乐的。
  在互相交流中,众人也把对方的底都摸得差不多清清楚楚了,摆在明面上的东西该知道的基本都知道了。
  柳象和柳方物常年在家族,二人一前一后占据第一第二,实力自然深不可测,至于那柴空柳弱和柳琛斯,各有千秋。
  年少华发的柳琛斯从小就跟着周夏军队内的父母生活在一起,习惯了军伍生活,也经历过沙场厮杀,不容小觑,柳弱的背景倒是有些平庸,家人只是普通的内家族人,但是在他八岁那年,父母因为家族之事外出遭遇不测,死因至今不明,从那之后柳弱便独自在外生活。
  谁能想得到,这个看起来病弱的书生,名字竟然挂在青岩郡通缉榜,名列二十九,赏金七万。
  至于柴空事迹,则很简单。
  以入门中期,连斩二个入门后期武者。
  在座七人,何有庸才。
  酒过三巡,称兄道弟之后,柴空沉吟些许,起身,这一次并未持酒杯,笑道:“各位族人,酒也喝的差不多了,此次我们除了小聚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大家也都明白。”
  酒宴上的众人都心头了然。
  柴空笑呵呵的道:“过几天大家就要组队进入瘟疫丛林了,这一次的对手是齐家,还有个城主府在虎视眈眈,相信各位久居百善城,应该比我这常年呆在青岩郡的人更知道对手的底细,我们这一行有七人,队伍不小,在丛林里并不是人多就好,这便是个问题,不过吧,这问题并不大,眼下还有个更大的问题。”
  柴空微微垂目,道:“进了丛林,总得有个领头的,不然总不能各自东奔西跑,大家说对吧。”
  热络的酒宴气氛沉浸了下来。
  柴空举手,笑道:“此事既然我先提出,而且我柴空只认能力不行,这个位置先行让出,听各位尊便。”
  何清摇晃着杯中酒,枕在靠背上。
  就是嘛,这么一帮人聚在一起哪是为了喝喝酒这么简单。
  柳弱捂着嘴咳嗽,脸色微微红润了些许,轻笑道:“其实这个位置我是挺想要的,但是怕自己不能服众,毕竟实力为尊,我这入门中期,实在不敢逞能。”
  在座几人面色古怪了许多。
  这一句话,可是一棒子打倒好几个。
  年轻华发的柳琛斯瞥了一眼那柳弱,淡淡道:“柳弱说的不错,修为为尊,我这入门中期也就不掺合了。”
  柳弱对着柳琛斯淡笑点头。
  紫菱也连忙道:“那我也弃权。”
  何清也不愿蹚浑水,紧接着道:“实力微弱,不敢逞能,弃权。”
  几人的目光停在了柳方物和柳象身上。
  明面上的入门后期,可就只有这二人了。
  柳象扫了一眼柳弱,皮笑肉不笑。
  柳方物轻捋耳边秀发,沉声道:“各位族兄,修为只是其次,此行瘟疫丛林情况复杂,对手强大,并非一人修为可扭转战局。”
  柳象接过话头,笑道:“在下也是这么觉得的,柴兄和柳弱兄常年在外,比之我们经验丰富的多,无论是见识还是决断都胜我等,琛斯更是军伍出身,本就是带队之人,哪能轮到我二人。”
  紫菱睁着乌黑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着。
  这些人里面,哪几个是真心,哪几个是假意,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这些年纪相差不大的天骄俊杰,哪个不是心思深沉之辈,否则也坐不稳现在的位置,人人心头都有打算,最轻松的反倒就是紫菱了,因为无求,所以无虑。
  若不是白老硬性要求,她才不愿去那瘴气丛生,毒气遍地的瘟疫丛林呢。
  气氛有些沉凝。
  挑起话头的柴空此刻开口道:“看来大家都对这位置不太感兴趣,那就罢了,进入丛林后,我们一起商量着来吧,少数服从多数。”
  众人纷纷附议。
  此事暂时告一段落。
  闲聊些许后,各有心事的众人起身散场,柴空和柳弱一行,说是要好久没来百善城了,去附近逛逛,临行前邀请柳象何清一起,何清婉拒了,柳琛斯告退,并未回家族,而是在流月阁直接歇下。
  柳象沉吟一会,最后跟上了柴空一行人。
  “呸。”
  小脸喝的通红的紫发女孩翻了个白眼,低声道:“三个渣男,还附近逛逛,附近除了那风月阁还有什么?”
  柳方物搀扶着紫菱,美眸注视着柳象离去的背影,片刻后向着何清问道:“你要回族里吗?”
  何清轻轻点头。
  三人同行,二女走在前面,何清退后一步,吊在后面。
  “咦?”
  紫发女孩突然想起了什么:“啾啾呢?”
  趴在何清肩头的小兽懒懒叫了一声。
  已有醉意的女孩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啾啾瞪眼一惊,跳到地上,一人一兽在街上追逐。
  柳方物无奈摇头,她美眸轻瞥身后的黑袍青年,迟疑一会,驻足道:“何清,一直忘了说句,恭喜你了,重获天赋。”
  何清笑道:“多谢。”
  柳方物轻声道:“说句实话,我没料到,今晚只有我们三个会一起回族。”
  何清微微眯眼,看着那张动人俏脸上的复杂神色。
  柳方物叹息,道:“当初我爹想要召回柳弱的时候,我是万分不同意的,因为他父母的事情,柳弱其实一直都在记恨家族,所以他这趟回来,究竟是好是坏,很难预料。”
  身姿绰约的倩丽人儿缓缓迈步,和何清同步而行,她美眸看着前方和啾啾嬉戏打闹的紫影,缓缓道:“何清,你觉得有意思吧,一桌子七个人,除却你这体修外,还有那没心没肺的妮子,有五个入门后期,却有三个藏着掖着。”
  柳方物落寞道:“这条矿脉太重要了,重要到能让人生出其他念想。”
  何清心头有了些许头绪。
  柳方物继续道:“何清,齐家有一人,名三冬,是和我们同一届的问道学院名额,我们要等到明年才能算正式入学,那齐三冬因为天赋的原因,从去年起就已经在问道学院潜修了,我和柳象曾经和他对战过。”
  深夜的风有些凉,柳方物紧了紧领子,略显女子柔弱:“三战三败,恐怕这也是为什么柳象今晚会和柳弱他们走的缘故了,齐三冬如今已经号称是登堂之下无敌手。”
  何清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族内会将平日里并无多少牵扯的柳弱和柴空召回了。
  柳方物看了一眼边上的何清,道:“柳象柳琛斯他们无非是想待价而沽,只要能把矿脉拢到家族手里,这些都无所谓,我就怕柳弱,就怕他从一开始就奔着……奔着最坏的打算去的。”
  何清微微摇头,这就是家族内小势力太多,没有凝聚力的后果。
  当一个家族没有凝聚力的时候,离衰退也不远了。
  这看似只是年轻人的角力,身后都是他们背后大人的影子,每一个人都想从中多分利益。
  东西还没到手,就已经考虑着怎么内斗了。
  前面的紫发女孩已经抓住了雪白小兽,三人此刻离柳家大门也不远了。
  气势恢宏的柳家大门口灯火通明,彰显大家族风范。
  三人走上阶梯。
  何清一眼便见到了和柳庆坐在一起随意闲聊的青衫男子。
  “见过家主。”
  何清微微俯首。
  “嗯。”
  柳子真笑着点头,柳方物也轻声喊了声爹,喝的不少的紫菱连忙跟上一句。
  “行,老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柳子真带着柳方物和紫菱往屋里走去,柳庆受宠若惊,连连躬身。
  何清眯眼目送柳子真一行人的离去。
  有意思。
  他可不是认为柳子真是为了接女儿才会大半夜的等在屋门口的。
  三人回族。
  “清儿。”
  柳庆向何清招了招手,道:“没想到家主今天会上门口和我这老头聊天。”
  何清笑道:“家主都和你聊什么了?”
  柳庆想了想:“也没聊什么,一点家常,让我不用太辛苦,说要给我找个好点的活,你也知道,我就图这个乐呵,拒绝了,他后面夸了夸你,说你愿意为家族出力,以家族为重。”
  一身黑袍的何清默然。
  “对了。”
  柳庆一拍脑袋,跑回小屋拿出一件黑色大衣,丝绸面料,做工精致,一看便价值不菲。
  “来,穿上,看看合不合身。”
  柳庆亲手替何清披上大衣。
  尺寸刚好。
  原本容貌只是正常的青年此刻显得分外清秀。
  老人很是满意,嘱咐道:“下回出去,得穿板正点,不能让别人瞧不起。”
  青年轻抚身上面料,默默点头。
  一老一少相伴回家。
九钦天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九钦天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九钦天》版权归原作者老青年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捡个帝师当娘子神女傲九天废柴夫人又王炸了重生之高冷夫人有点拽腹黑帝王情断来生穿越之千金妖娆我的房分你一半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影帝你的小迷妹上线了大唐第一狠人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