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撩不可:殿下请宽衣|第九十七章 给自己试药了(四千)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最强药王万兽战神噬帝重生美女赢家乡村极品神医网游之一梦百年神医废柴妃:鬼王,别缠我我的师父是神仙我的完美校花女神气御九天
  “我不是,但我夫君是。”聂仙回答的有些模棱两可。
  她可不会告诉他,此时的自己,是东启正在通缉的“妖女”。
  “那你是谁家的姑娘?”可相比那皇妃的身份,很显然大长老更想知道聂仙的来历。
  东方煜将最后一口面咽下,手中的空碗朝那黑匣子上一放,倒是颇有几分威胁的味道。
  “仙儿自然是我白家的姑娘,难不成是你们蛊族的?”
  随着东方煜话落,聂仙吃了一口面条,眉眼里含着些许笑意,却不做声。
  若是说自己是聂仙,那凭着东启如今的动静,怕是迟早要被绑去领赏。
  “……”那大长老一时语塞,沉了几分神色,而后继续问道,“哪个白家?”
  聂仙唇角一勾,“东启白家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便是说了,大长老也不一定知晓。”
  “可你……”
  “若是大长老真的想知道,也不是不可以。”
  聂仙打断大长老的话,显然是不想让东方煜知晓血脉的秘密。
  她答应过白颜,绝不泄露。
  “什么条件?”大长老的余光扫过东方煜那有些茫然的神情,陡然明白了什么。
  “告诉我们解蛊的方法,带我们去见千千。”
  随着聂仙音落,那大长老的眸子里陡然含了几分嘲讽,“你们倒是一点阶下囚的自知都没有。”
  显然,是嫌聂仙提的条件太多了。
  东方煜眸子一闪,替聂仙做了决定,“带我们去见千千。”
  闻言,聂仙的面色陡然冷了几分,美眸里含着几分执拗,“不,我要解蛊之法!”
  “仙儿!千千怎么也同你朝夕相处这么多年!怎能如此无情!”
  东方煜见此,忙拦在了大长老面前,眸子里有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我是她兄长,我说了算,带我们去见杜千千。”
  终究是被东方煜的冷言给惊住了,她来的本意便是要救姬风冥,可如今若是要让她在其中选一个,她宁愿要姬风冥活下去的希望。
  “千千是圣女,蛊族定然不会为难她,可姬风冥不一样,若是没有这解蛊之法,怕是要命丧黄泉了!”
  聂仙拽下眼前的东方煜,二人终究是有了分歧。
  大长老冷言看着眼前二人吵闹,不由得有几分讽意,为了不同的执念,争的死去活来,这便是人心。
  “莫要争了,圣女你们自然是要见的,只不过这个解蛊之法嘛……”大长老横在两人中间,颇有几分忧郁之意,“你们何时帮圣女养出蛊王,我便何时告诉你们,如何?”
  大长老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算计,本以为掩藏的很好,却不料却没有逃过聂仙的眼睛。
  同那暗流涌动的东启相比,这大长老倒是简单的如同一张白纸了。
  “你想要千千替你们养出蛊王?”聂仙一怔,想起那淘气无比的杜千千,只觉得养蛊对她来说,简直难如登天。
  东方煜却是陡然笑出了声,“大长老,不是我们不愿意,你让她养蛊还不如让她出去杀杀人来的快一些!”
  随着这两人不可置信的模样,大长老终究是想起已经被拆了两次的小黑屋,眸子里有几分无奈,“小圣女确实有些收不住心,所以,我们也是不得已才将她软禁起来的。”
  说罢,大长老倒也不再说什么,手中陡然多了两个黑匣子,递到二人面前,“将蛊虫放入身体,我就带你们去见她。”
  聂仙同东方煜哪里不明白,这不过是怕二人逃跑而牵制他们的。
  同时,这也是能威胁到生命的东西。
  “横竖都是一死,我们为何要帮你?”聂仙显然一副并不乐意接受的模样,往后退了一步。
  “老夫说过了,只要养出蛊王,老夫便放你们走,还会告诉你们解蛊的方法,我们蛊族向来言而有信。”
  东方煜冷嗤,“那若是养不出来呢?”
  “不可能,她现在是唯一的嫡传血脉,不可能养不出来!”
  说到此,好像大长老有些激动,仿若“养不出”这三个字,触痛了他的伤口。
  “走一趟吧。”
  聂仙幽幽开口,盯着半闭的们,眸子闪了闪,“但这蛊虫,我们绝是不会用的,便是以命换命,这里也有两条命,不划算。”
  “加上小圣女呢?”大长老的眸子里此时却闪着几分威胁的味道。
  东方煜愣了一瞬,却来不及反驳,只见聂仙上前一步,眸子里寒光乍现,“大长老,您方才也说过了,千千是圣女一脉唯一的传人了,为了蛊族的未来,您应该不会犯傻吧?”
  “圣女一旦养不出蛊王,便会被喂了些蛊虫,蛊族会重新挑选下一个圣女,周而复始,该出现的终究还是会出现的。”
  大长老半眯着眸子,带着些许嘲讽,手中的黑匣子又往前递了几分。
  “不信,你们可以试试。”
  赌,他们还有一线生机,不赌,便是一败涂地。
  聂仙童东方煜相视一眼,终究是同意了。
  眼看着蛊虫从指尖上的小伤口中进入,东方煜早已闭了眸子,苍白的嘴唇,泄露了他的慌张。
  聂仙却不然,看着东方煜一副要赴死的模样,终究是察觉自己的血肉好似从指尖开始被撕裂一般的疼痛。
  猛的凝了眸子,盯着大长老的半嘲似得笑容,聂仙终究是多了几分戒备。
  “大长老,现在可以了吗?”
  东方煜好似缓过劲了,睁眼之时,眸子里微微的蓝光让聂仙有那么一瞬觉得是不是眼花了。
  说罢,三人抱着自己的心事,终究是踏出了这个山坳,随着正午有些灼热的阳光,往那后山禁地而去。
  不若蛊族那个村子的闷热湿气,这朝阳的半座山倒是一副兴兴向荣的模样。
  穿过那个弯弯曲曲的占小路,聂仙亦步亦趋地跟在了大长老身后,只觉得那钻进蛊虫的手臂灼烧的厉害。
  随即转头看向同样中了蛊的东方煜,他的脸色有几分苍白,明明中了蛊,却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你还好吗?”
  聂仙掐着自己的手臂,猛的给自己止了穴位,只觉得方才那股灼热感更是浓烈了,好似在疯狂啃食着她的血肉。
  “他真的那么重要?哪怕用千千的生命换?”
  东方煜显然对方才聂仙的决定有些不悦,答非所问。
  “他只答应我们见千千……又不是放了?”
  聂仙冷不丁地递给他一个白眼,随即快步走上前去,跟上了大长老的脚步。
  唯留下东方煜皱了眉头沉思了半晌,终究还是跟了上去。
  不过半晌,三人已经到了那个看起来还算别致的小屋门前。
  那门上的木墙还有几块新鲜的,显然是经过杜千千的那个爆脾气摧残的地方。
  聂仙同东方煜相视一眼,心下便了然了。
  杜千千那火爆的小脾气,哪里受得住在这个小屋子里待上几天?
  没让杜千千跑了,都是这大长老的本事了,想当初,杜千千连琼楼的禁闭室都逃了出去。
  才行至木屋跟前,大长老的脚步顿了一顿,眸子里有几许不安。
  “噔噔——”
  几声清脆的声音从紧闭的屋门内传出,好似什么利器撞击木材的声音,愈来愈快。
  察觉不妙的大长老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屋门前,忙不迭的将那屋门打开。
  谁知,随着木门“嘎吱”一声开了,这屋子竟也开始有些摇摇晃晃起来。
  “嘭——”
  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大长老终究是吃了一口灰尘。
  那看似牢固的木屋此时已经坍塌,若不是那现在废墟之上的小身影,聂仙都要以为杜千千要被活埋了。
  “千千?!”
  “小千千!干的漂亮!”
  随着东方煜与聂仙的声音响起,那紫色的小身影宛若蝴蝶般便二人飞奔而来!
  “仙儿!东……大哥!”
  一声熟悉的呼唤,却随着东方煜一个眼神,瞬间换了称呼。
  聂仙只觉得仿若又回到了琼楼地下那个石室里,她们依旧嬉笑打闹着,笑话着聂仙的执着,花想容的归宿。
  “小圣女,你便是再拆十座,这山你也翻不出去。”
  还不等三人好好叙旧,大长老便抹了满脸的灰,走到了三人跟前,眼神里满满的质问。
  “出不去,我也要闹的你浑身不自在!”
  杜千千一向有仇必报,就算这满山的阵法困得她团团转,她依旧要用自己的方式朝大长老示威。
  算上今天的,已经是第三次了。
  闻言,那大长老终究是有些语塞,忙话锋一转,抬头朝着聂仙道,“仙儿姑娘莫不要忘了同老夫谈的条件。”
  “仙儿自然记得。”聂仙回答的有些云淡风轻,倒是惹了杜千千一头雾水。
  “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听着杜千千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辞,东方煜终究一把掐上了她有些肉嘟嘟的脸颊,“商量了怎么把你卖了比较值钱,称斤太轻了,多吃点要不?”
  “我又不是猪!你才称斤卖呢!”杜千千一把打掉脸上的手,随后挽了聂仙的手臂,笑的眉眼弯弯,“仙儿是特意来救我的吗?”
  “不是特意的,顺路来看看你的。”聂仙却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好似说给杜千千听,又好似说给大长老听。
  大长老却是没想到聂仙回答的这般,一时间盯着那满地的废墟,只觉得感慨万千。
  小圣女同这些人在一起,自然是学不了好的。
  “那你刚刚跟他谈的条件,是不是跟我有关?”
  看着杜千千好似发光的眸子,聂仙终究是笑了笑,“是啊,劝你养出蛊王。”
  杜千千闻言,陡然嘴角都垂了下来,“我看到那些虫子我都害怕,更别说养了,它们没把我吃了就不错了!”
  东方煜凑上前来,眸子半眯,语气中有几分威胁与戏谑,“可是你不养,就真的喂虫子了,那位长老说的……”
  最后还不忘甩锅给身后的大长老。
  “可是养虫子早喂血才能心意相通,我怕疼!”
  杜千千扯着聂仙鹅黄色的衣袖晃呀晃的,委屈的好似一只小兔子。
  “……怕疼?”东方煜在一旁实力拆了台,“你打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疼?!”
  看着眼前的三人闹作一团,大长老的眸子沉了几分。
  “小圣女,老夫奉劝一句,若是这蛊王没有养出来,老夫可就催动他们二人体内的蛊虫了。”
  随着大长老那沉沉的声音,杜千千只觉得周遭的阳光都有些凉意,“你们两个中蛊了?!”
  随后,杜千千围着两人来回打量了一番,皱了眉头,眸子里有些许杀意。
  “若非如此,我们也见不到你。”聂仙捏了捏手臂,眸子垂了几分,只觉得手中那灼热的感觉退了几分。
  在东方煜有些无奈的目光下,杜千千终究是凝了眸子,内劲一转,地上的石子便到了手中。
  “大长老,你敢再卑鄙一点吗?!”
  那阴沉沉的声音却不再如方才那般动听,好似来自地狱一般,让聂仙都有了几分毛骨悚然。
  东方煜挑了唇角看着聂仙,轻声道,“可在她眼里,你却比任何人都重要。”
  低低的声音传入聂仙的耳里,多了几分埋怨。
  在杜千千的世界里,她只有他们这些朋友了,没有父亲,没有家人,没有爱人。
  聂仙眸子垂了几分,终究是上前按住了杜千千的手,“试试看吧,万一养出来了呢?”
  若是动手,必然是两败俱伤,即是用她的血赢了,也不一定能走的出这半座山,更何况,她与东方煜身子里还有蛊虫作祟。
  “仙儿!你别听他的!什么一言九鼎都是骗人的,他们骗我回来,好吃好喝的供着,可暗地里给我喂虫子吃!恶心死我了!”
  杜千千见聂仙好似相信了大长老的话,便有些急红了眼,手中的石子便不受控制的往大长老处飞去。
  一直在防备的大长老猛的退了两步,手中的黑色匣子中飞出的两只蛊虫死在了石子下,却也成功让石子偏离了方向,砸向了路边的树木。
  “哗啦啦”几声,惹的杜千千又要上前去血战一番。
  “千千。”
  聂仙本要伸手的抓,却只见东方煜已经拦在了杜千千跟前,眸子里有几分少有的认真。
  “我不想死。”
  杜千千倒是被他这突如其来的认真吓得愣在了当场。
  半晌,终究是回眸看了一眼聂仙,“他是不是自己试药了?”
  聂仙嘴角一扯,上前一步,搭上了她娇小的肩,轻声一叹,“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轻飘飘的一句,却是让杜千千明白了几分,眸子陡然一亮,绕过东方煜,现在大长老跟前。
  “好,我答应你,养就养,不过几滴血的事!但是,你必须给我这两个朋友先把蛊解了!”
  随着杜千千声落,聂仙这才察觉,方才被蛊虫入侵的那条手臂,此时竟是恢复如常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74/74518/47889873)
  
妃撩不可:殿下请宽衣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妃撩不可:殿下请宽衣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妃撩不可:殿下请宽衣》版权归原作者铜板儿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都市之神级美食系统斗罗之龙凤斗罗精灵之短裤小子南域龙王南域龙王楚天骄林诗瑶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不负荣光,不负你)末日重启都市无敌战神(林北苏婉)清戈净道最强赘婿:神级选择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