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运河之起源:邗姜|028、齐王交心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修真狂少最强药王医武狂人逆袭王者万兽战神神冥屠虐美女赢家乡村极品神医噬帝重生气御九天
  吕邗姜几乎是晕晕糊糊地踏出偏殿。
  
  直至此刻,她都记不起她究竟是如何被指嫁给田穰苴——
  
  明明他们之前都没接触过呀!为何……?
  
  抬头望向天空,吕邗姜终是把“前往吴国”的想法死死地按下——
  
  她觉得她应该先和田穰苴谈一谈,打消田穰苴娶她的念头……毕竟她心有所属,委实不想让田穰苴误会甚么,比如误会她愿意下嫁。
  
  “姬子——”一旁的冬多立即挣开了两名士兵的看守,几乎扑上前来,“您没事罢?”
  
  回过神来,吕邗姜摇了摇头,拉住冬多,嘱咐道:“稍等。”
  
  冬多满头雾水,却听话地侯在吕邗姜的身旁。
  
  于是,吕邗姜带着侍女冬多,静静地站至殿外,专心地等待田穰苴的出现。
  
  孰不知吕邗姜难得地露面,又被诸公子们给惦记上了——
  
  “邗姜妹妹,好雅兴啊!”公子嘉皮笑肉不笑地走来,“当哥哥的,差点以为你会成为我家的亲妹妹,岂料……”
  
  公子驹则道:“偏你非要嫁给支庶,为兄真替你可惜!”
  
  “听说田统领是田氏家族的支庶,而田氏家族一向不受三大家族的待见。”姬子们毫不遮掩,相继地笑起——
  
  “姐姐真替妹妹难过,好端端的富贵生活不要,偏要自找没趣。”
  
  “妹妹也替邗姜姐姐惋惜,这要搁在瑞姜姐姐的身上,指不定她要怎么闹呢?”
  
  冬多小脸通红,张口欲辩,却被吕邗姜暗地拉住。
  
  冬多怔了怔,只得咬牙地忍住——
  
  总不能自家的姬子都能忍得,她这侍女却忍受不得罢?
  
  不提吕邗姜是何等暗恼,一旁的公子黔脸色也难看得紧。
  
  进殿之前,公子黔机智地拽过吕瑞姜,强硬地遣人送她回府,无视她的大喊大叫。
  
  亏得公子黔手快,否则吕瑞姜在场,谁晓得会闹出甚么笑话呢?
  
  扑哧一笑,诸公子们调转风向,绵里藏针,趁机地挤兑公子黔一番。
  
  抿了抿嘴,公子黔十分不快:都怪妹妹瑞姜——谁让妹妹不争气,非与对吕邗姜交好,而他公子黔却偏偏不待见吕邗姜呢?
  
  公子黔被诸公子们好生奚落,气得拂袖而走——
  
  可想而知,吕瑞姜又该被公子黔埋怨了罢?
  
  望着公子黔离去的身影,诸公子们哂笑不已。
  
  瞄了瞄站至一角的吕邗姜,诸公子们不便讽笑与她,便递个眼色,交给自家的妹妹们——但见诸姬子们又再叽叽喳喳,言语之中尽是笑里藏刀,拿话直戳吕邗姜的心窝,甚么“姐姐痴心不改,真教妹妹敬佩”、“如若姐姐不改其心,妹妹愿送姐姐前往吴国,以圆姐姐遗憾”云云。
  
  众姬子们戳得很有水平:明是戳她心窝子话语,但听内容,竟然全是为了她好!倘若她反驳一句,必被当成无理取闹之人。
  
  这个时候,应当保持沉默,方能解开困境。
  
  垂下眼眸,吕邗姜来个不理不睬,让诸姬子们心生无趣。
  
  亦让冬多转怒为静,学起她家姬子,端得一脸心平气和。
  
  半晌,诸姬子们说够了,又见吕邗姜滴水不进,便都维持表面的情分,相互道别,相继地跟随诸公子们,终都渐渐地散了。
  
  周围清静了不少,冬多松了一口气——
  
  可算走了!
  
  真亏姬子好心性。
  
  吕邗姜睫毛则闪了一闪——
  
  诸姬子们其心可诛:倘若吕邗姜真的信了,倒霉的会是她自己——且不提吴王夫差究竟对她是何情意,光是她,齐国姬子,真的能够不管不顾,弃了故国?
  
  轻轻地叹息,吕邗姜慢慢地收敛心绪,耐心地等待田穰苴的出现。
  
  偏殿。
  
  田穰苴观眼鼻、鼻观心,一言不发,静侯齐王开口。
  
  “让你监督运河开凿一事,你还有何话要说么?”齐王定定地看着田穰苴。
  
  田穰苴拱手道:“但凭大王差遣。”
  
  “差遣?——说得好听!”齐王面如沉水,“那么,孤该唤你田穰苴,还是司马穰苴?孤竟然差点忘了几十年前是你司马穰苴,亲自丢弃‘司马’氏,如今却改唤作田穰苴么?……告诉孤,你是司马穰苴,还是田穰苴?”
  
  田穰苴面不改色,回道:“苴——‘田’氏,配不上‘司马’之氏。”
  
  齐王神色一厉,怒意尽显。
  
  “但是,苴虽姓田,却是大王的统领,只听大王吩咐。”田穰苴忙不迭地补充。
  
  齐王勉强缓了怒色。
  
  嗯~田穰苴倒是相当识实务。
  
  如果田穰苴选择“田”氏,意味着他效命家族,而若选择“司马”氏,则听从齐王命令——可是,“司马”不仅是指氏姓,更是齐国乃至诸国最高的军事职位“大司马”,田穰苴这一表明,一语双关地向齐王效忠,即:
  
  他愿为齐王尽心,尽管他仍姓田!
  
  倘若齐王愿将“司马”姓氏加给他,那就必须任他为大司马!
  
  只是——
  
  大司马必对齐国具有卓越贡献之人才可得之!
  
  齐王轻叹,忽道:“田子,替孤把事办好,孤绝对不会亏待于你。”
  
  言下之意,只要田穰苴办好运河开凿一事,齐王或许会提拔他为大司马……
  
  当然,也可能是其他赏赐。
  
  并且,齐王还特意唤他为“田子”——众所周知,只有学识之人,方可称得上“子”!
  
  很明显,齐王是在有意地抬举田穰苴。
  
  田穰苴却不喜于色,淡定道:“敢不从命。”
  
  齐王抿了抿嘴,直觉田穰苴对他太过冷淡,不大满意——通常面见君王,哪个大臣不是笑颜相对,竭力讨好对方?……想了一想,齐王决定大度一些,再与田穰苴亲近亲近。
  
  “你……还恼孤么?”良久,齐王用一种回忆的语气说,“距离当年你任司马那一年,快有了四十年罢?——真快!还记得那时你是一位稚子,大胆地跑来孤的面前,自荐为帅,保证你能率军击退燕军和晋军!”
  
  齐王一顿,倏地记起庶女邗姜才二十出头,那么……
  
  嘴角抽了一抽,齐王假装忘记了年龄差之类的问题——
  
  在齐王看来,田穰苴一把年纪且出身支庶,不太配得上他的庶女吕邗姜,奈何田穰苴才华盖世,且又心仪吕邗姜,这才使得齐王一时松了口去。
  
  田穰苴适时地流露一丝怀念的神情。
  
  齐王道:“孤得承认,当年是孤之错……当年,你才九岁,便自请为将,孤却不敢相信,只便随意敷衍,不想你却真的击退燕军和晋军——”
  
  “当初,亦是苴太过无礼。”田穰苴接口说,“大胜归来,苴不该生气大王不信苴之本事,便冲动地丢弃大司马之职,生气地返回家族。”
  
  “哈哈哈哈——”齐王忍不住地失笑,“说实话,任谁都不敢相信一位九岁孩童竟能上战场,还能击退燕军和晋军!古有‘姜太祖七十封相’,今为何不能有‘田穰苴九岁率军退敌’?……再者说了,孤也是九岁之龄登为齐国君王啊!”
  
  所以,莫要感觉太奇怪啦!
  
  田穰苴九岁退敌算甚么?——齐王他九岁就登上王座了哩!
  
  田穰苴嘴角咧开,微微一笑。
  
  齐王见罢,亦畅快笑起。
  
  然而,笑着笑着,齐王却眉头渐锁,忧伤起来。
  
  田穰苴见了,顺势便问:“大王,为何伤感?”
  
  齐王轻扣桌已,慢慢地道:“唉,有一件要事梗在孤的心间,令孤很是难过……孤老了,竟然听信诸公子们的谗言——邗姬……给孔子当学生之时,结交一群同窗,是也不是?后来,那些学生们被打发到杞国去,却干起轰轰烈烈地改革,倒把杞国打理得井井有条!或许思姬心下妒忌,也或许是阳生眼红那批学生,想将他们收纳麾下,却遭到他们的拒绝。”
  
  “你猜他们怎么说?”齐王平静地盯向田穰苴,“他们说,除非邗姬愿意,否则他们不会替任何人效力,包括孤这个齐王!”
  
  说至此处,齐王猛地狠拍桌已,一副又悔又痛的表情,又道:“孤得承认,孤是气坏了,公子们也……于是,他们都想拉拢邗姬!奇妙的是,邗姬无母族兄弟,不存在争嫡立场,只需让她嫁给臣子,便能收拢那群不听话的学子们。”
  
  田穰苴神情一动:齐王这番表白,无非是说明他的重要性——假如田穰苴效命齐王而非诸公子们,齐王便真正地将邗姬嫁给他,否则……
  
  “能娶邗姬,是苴的福气!”田穰苴明智地效忠,“苴必好好对待邗姬,绝不敢忘却大王的恩情!”
  
  “壮哉!”亲见田穰苴真心实意地归顺,齐王又重重地叹气,“孤不得不提醒你,务必要将凿河这事办得妥帖——不怕你笑话,自古至今,真的从未有过涉及以人力去挖河的先例,且看诸公子们,谁不是一味地争权夺利?唉,诸公子们……不提也罢!如今,孤唯一能信任之人,便只有你了。”
  
  言罢,齐王目不转睛地盯住田穰苴。
  
  田穰苴只好再露激动之色,以示齐王重用于他。
  
  嘴角一勾,齐王志得意满地笑了:很好——
  
  这下,田穰苴该彻底地归心了!
  
  “苴感谢大王的任用之恩,必当完成任务!”齐王满足地听见田穰苴一字一句地回应,“只是苴亦是第一次面对如此难题,不知大王有何指教?”
  
  齐王两眼一眯,扶了扶须,笑道:“莫急,孤任命你为军司马,再派遣两名下大夫,以供你驱使——这两名下大夫,虽无凿河的经验,却善于学习,定能给予你一点帮助。”
  
  “多谢大王。”田穰苴再次地拱手,也不追问那两名下大夫的身份——他的官职升了:由虎贲氏领统升为军司马,负责开凿运河一事!
  
  “那么,你先下去罢。”眼见事情办成,齐王挥了挥手,“孤也乏了,有事明天再说,你且回府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田穰苴领命,后退几步,蓦地想起甚么事来,忽又问道:“对了,是谁非要替邗姬指婚呢?——大王也知,邗姬现在是苴的未婚妻子。”
  
  “芮——”齐王一时不察,说漏了嘴。
  
  好在齐王机智,连忙住了口去,不悦道:“那是以前——如今,她既已成为你的未婚妻子,那孤便不再提她出嫁旁人便是。”
  
  “是苴逾越了。”田穰苴恭敬地道歉,得到齐王的原谅之后,转过身去,迈步地离开。
  
  刚出偏殿,却迎面撞见吕邗姜。
  
  “田统领……”一见来人,吕邗姜两眼一亮,想着措词,“邗姬能与您单独聊上一聊么?”
  
  “敢不从命。”注视一脸忐忑不安却强装镇定的吕邗姜,田穰苴回答得有点意味深长。
  
第一运河之起源:邗姜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第一运河之起源:邗姜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第一运河之起源:邗姜》版权归原作者小桥静水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夺仪毁天剑魔万界画师快穿之女主不吃苦大梦山海之史诗战役文明之星神劫霸婿崛起名门掠爱:冷少的契约新娘柯南世界的荆棘法则温太太黑化日常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