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厨子的老师不是好父亲|第六章 蓝瘦香菇

推荐阅读:玄幻小说极品修士最强弃兵绝世邪神(邪御天娇)终极至尊兵王冷王,医妃要私奔诡三国妖娆毒仙明骑带着农场混异界修罗天帝
  看着孩子们开心,夏天阳心里跟着乐呵。
  赵弋戈和单纯呢,作为教师,自己的孩子沦为学渣,“人老珠黄”脸上无光,现在有学霸在儿子的身旁,情绪顿时高昂。
  大家兴致勃勃地围坐在餐桌前,喜悦幻化成了碗筷的碰撞声,及蚕食桑叶般沙沙沙地美味缠绵。
  只有贾茹,忧虑似乎凝结成了皱纹,刻在脸上,那样子,蓝瘦,香菇。
  搬到别墅,最初只是夏天阳希望梁飞燕躲在这儿,免得受她神经质的妈妈胡搅蛮缠。而贾西贝受不了贾茹的高压,以辅导夏雨的理由,让夏天阳说服她妈,让自己搬到这儿。
  贾茹原本不同意,但贾西贝昏倒,迫使她不得不答应,但没想到潘高峰也跟了过来。
  赵弋戈知道她不高兴的原因,她是担心单纯的儿子潘高峰影响贾西贝的学习。
  为了缓和她的心情,赵弋戈不时地对贾茹说,多吃点菜,然后夹着菜放在安贾生的碗里。
  “贾总,我看你好像不太高兴,不会是因为我吧?”单纯本意是开开玩笑,但现在她脑子不是没弦,简直是一团浆糊。
  赵弋戈看了一眼单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又盯了贾茹一下,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尴尬。有些事不说还好,说了更加难堪。
  “我没有文化,如果有什么不周的地方你多担待,再说,你这么大个老板,跟我这小市民较真,不划算。”
  单纯也不傻,自己进门之前贾茹的那番话,她听得出来,但该装傻的时候,却揣着明白,还要表示自己不糊涂。
  不要笑当老师的,说自己没文化。这句话在有些学校比较流行。很多老师在校园待久了,说话喜欢直来直去,没有社会上的人为人处事那么圆滑,所以只有自残称自己没文化。
  单纯也只是想说自己做得不好,请原谅的意思,但她这么说出来,坐实了贾茹和自己置气,倒显得贾茹小家子气了。
  “我这个阿妹说我做菜,就像唱样板戏,就那三板斧,都吃腻了,在跟我较真呢。”夏天阳赶紧接过话题,他一般不会叫贾茹为阿妹,现在这样说,只是想安抚她一下。
  贾茹虽然有情绪,但在这场合,当着孩子的面不好说,现在夏天阳帮她解围,也只是象征性地笑了笑。
  “没有啊,我觉得这菜很好味的啊。”单纯不只是脑残,简直是木头。
  “你偶尔吃一次,当然觉得味道好。”赵弋戈见她如此“单纯可爱”,用脚轻轻踢了她一下。
  单纯还煞有介事地看了看脚下。
  平时她们在一起演绎着“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斗嘴游戏,没有什么功利性,倒也罢了,现在各有算盘,不宜再“游戏”了。
  “我先说一下分工,我早上起来做早餐,送孩子们上学就可能没时间了,下午放学,我可以去接,接回来再做晚餐。”
  夏天阳赶紧转移话题,说了自己的想法。
  “我送他们上学,然后去买菜。”贾茹时间很自由,借机摆脱单纯的“单纯”。
  “那不是没我什么事了?”单纯特心疼她的脑子,担心费脑细胞,不说话真怕人家当她是哑巴。
  “你就管好潘高峰。”贾茹这才很认真的对她说,只不过略去了不要影响其他人的话。
  估计单纯没考虑这些。
  “你们想吃什么菜,每天晚饭后写下来,我在厨房门口挂一白板。”夏天阳担心贾茹与单纯又“短刀相接”,告诉孩子们可以点菜。
  四个孩子加上安贾生这个熊孩子,没闹腾,安安静静地听着大人们的吩咐。
  “我要说明一点,你们每个人都有独立的空间,平时不能相互串门。”贾茹比较在乎这个问题,她要求孩子们务必做到。
  孩子们有怨言还没说,单纯就十分不愿意。
  “这也不能一刀切吧?”单纯就一个目的,希望梁飞燕辅导潘高峰的学习,在她的脑中,管好自己的孩子,就不错了。
  夏天阳见赵弋戈也有些不满,伸出食指和中指,做了一个耶的手势,提醒她不要二。
  “这不跟坐牢一样,这管的也太宽了吧?!”贾西贝嘟起嘴。
  “这楼上楼下的,都有客厅,相互之间有什么就在客厅商量解决,很自由啊。”贾茹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说吧,还有什么?全部放马过来吧。”本来大快朵颐的贾西贝,一下子没了食欲,用筷子戳着碗中的饭菜。
  “最重要的是手机,你们的手机都是父母出钱买的,三点要求:一是手机的所有权是父母,你们只是借用;二是手机的密码父母得知道;三是不论何时,父母的电话一定要接听。”
  贾茹严肃地看着孩子们,她希望每个孩子都要做到,不然,就乱了。
  这是个实际问题,在现在的家庭中,主角有三个:大人、小孩和手机。手机很多时候成了孩子们的天敌。
  “我的手机是用自己的压岁钱买的?怎么成了你的了呢?”贾西贝失望到了极点。
  “天上不会掉馅饼,说穿了,压岁钱都是人情费,是要还的,父母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还。”夏天阳还是得要配合一下贾茹。
  “我反对,还要知道密码,一点隐私权都没有,还不如把手机给你算了。”贾西贝生气了,把筷子重重的放在桌面上。
  “反对无效!但批准你手机上交。未满十八岁,父母的知情权大于隐私权。你看看你舅舅,他的手机密码你不知道?我的手机密码你不知晓?为什么轮到你,就诸多意见呢?”
  贾茹很不喜欢现在的孩子,意见一大堆,问题却不少。
  “不是不允许你们玩,但是要有个限制。不习惯的,改变使人进步。”夏天阳马上补充,他不想在这些问题上扯来扯去,到时候由自己酌情把握。
  “还有你,哥!你得以身作则,你不是总说,言传身教吗?现在正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贾茹仿佛看穿了夏天阳的心思,把眼光转向了他。
  赵弋戈不喜欢贾茹用命令的语气对夏天阳这样说话,正准备理论,夏天阳按了按她的手。
  “行,我坚决服从。”夏天阳马上表态,还没到时候,现在就被贾茹圈进去了。
  午餐除了安贾生吃得很认真外,几乎是不欢而散,单纯一下子有了点“文化”,沉默是金,没有进一步表达自己的意见。
  梁飞燕帮着单纯收拾着饭碗,赵弋戈把夏天阳拽到房间。
  “你妹妹现在有点颐指气使,怎么什么都得听她的呢?还要你以身作则,她想干什么呀?”赵弋戈看贾茹说话跟在她公司一样,有些不满,最主要的是,她很不习惯别人用这种语气指示着夏天阳。
  “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啊?你和单纯相当于是碰瓷的,还得指望贝贝帮夏雨补习呢,顺着她一点。”夏天阳让她别多想。
  “我碰瓷?!我怎么就成碰瓷的了?!你给我说清楚。”赵弋戈受不了夏天阳这话的刺激。
  “我就打一比方,我们表面上是打着为贝贝营造轻松学习环境的旗号,实质上是想让贝贝帮夏雨补习,扪心自问,不是吗?!”
  夏天阳提醒,她的动机也不是太纯。
  “你倒是挺通情达理的,你说说,不让进房间,怎么补习?!合着运作了这么长时间,自己就做一老妈子啊。”
  赵弋戈总觉得现在没有达到她的预期。
  “贾茹这话是针对潘高峰的,再说,事前你也没给贾茹说让贝贝给夏雨补习啊?先安定下来再说。这儿也是你的家,平时该干嘛还是干嘛,什么老妈子,无论做任何事,都要讲究配合,你能不能默契一点?”
  夏天阳见她抓住贾茹的一番话不放,有些伤神。
  “驸马爷,你的思想有问题呢,你和我怎么就没法默契呢?倒是你们俩挺会配合的。”赵弋戈直勾勾地盯着他。
  “你别想一出是一出,行不行?现在是安顿孩子们的事情,怎么扯到我头上来了呢?”夏天阳受不了她那莫名其妙的目光。
  “这账我给你记着,昨天还说我生活的真实写照问题,今天是默契的问题,两个问题,咱们一起解决。”赵弋戈冲他一脸沧桑,又挥了挥拳头。
  得,麻烦就这样接踵而至。
  “你们两个怎么躲在房间秀恩爱?还鬼鬼祟祟的。”贾茹敲了一下门,直接推门进来了。
  赵弋戈正想说她几句,夏天阳抢在前面赶紧说:“我们正在消化你刚才的指示精神呢。”
  “嫂子,哥,我怎么觉得你们是在给我下套呢?本来我不是十分担心贝贝的学习的,可现在搬到这儿来,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贾茹一直没个笑脸。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在害贝贝一样,你不担心贝贝的学习,那她怎么进的医院?”赵弋戈见她这么说,很不高兴。
  “你们肯定都是为贝贝好,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哎,怎么说呢?”贾茹想说这事做得不靠谱,又担心刺激赵弋戈。
  “你是说我们好心办坏事吧?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除了逼贝贝学习,你还能干啥啊?营养营养跟不上,心里心里疏不通,再这样下去,你不担心贝贝考前晕倒,考试时疲倦睡觉啊?”
  赵弋戈有点嘲讽她。
  贾茹被她噎了一下,这正是她所忌惮的,她肠子都快悔青了,自己忽视了,再说贾西贝的营养不差啊,怎么说晕倒就晕倒了呢?
  “哥,你给我说实话,这事是不是你和贝贝早有预谋?”贾茹越想越觉得心里堵得慌。
  “哎,你要是觉得不好,再搬回去啊。”赵弋戈有些生气,但语气一点还柔和,不过,她还真的担心贾茹搬回去。
  贾茹看着赵弋戈生气了,再说下去吵起来可不好,转身走了。
  看到潘高峰那会,贾茹就有了搬回去的念头,这样一来,贾西贝绝对会说自己说话不算数,闹起来,还真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
  从进医院到现在搬到这儿,自己就像做梦一样,总觉得哪儿不对,但一时又说不出什么。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呢?理解她一下,之前,贝贝在她的掌心呢,现在这样,脱离了她的掌控,心里肯定不踏实,你就别再添乱了。”
  夏天阳本来觉得这是件高高兴兴的事情,现在心里都有了芥蒂,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赵弋戈双手叉着腰,愤愤地看着夏天阳。
  “现在多了一个问题,我怎么觉得跟你在一起,没一点安全感呢?”赵弋戈语气平和的有些可怕。
  夏天阳懒得和她掰扯,不然的话,自己又掉到她的深渊里了,转身出了房间。
  贾西贝正在外边等着他,看他出来,一把抓住他,把他拽到一边。
  “你说,搬过来这事,是不是你和老贾合伙给我下套?”贾西贝苦着脸。
  “我的小祖宗,搬到这儿是你先提出来的,怎么这么说啊?”夏天阳看着她还是蛮可爱的,但听她这话,又不是省油的灯。
  “不让串门,不让玩手机,天天就窝在房间里做作业,我平时在家还可以和夹生那货玩耍的,现在搬到这儿,就见不到他了,这不是变相在折磨我吗?!”
  贾西贝哭丧着脸说,她管弟弟安贾生叫夹生那货。
  “没有说不让你玩手机,你妈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担心你离开了她的视线,心里忐忑,你想到哪儿去了?凡事要往好了想。”
  夏天阳知道她的意思,平时她妈管她,心里很反感,现在搬出来了,又担心安贾生成了她妈妈的专宠,心里有点酸溜溜地,不平衡。
  “反正,你是我最信任的,不许你坑我。”贾西贝眼光中明显多了一丝不太信任。
  谁都惹不起!
  夏天阳顿时烦透了,都在指责自己的不是,本意只想让她们优雅转身,没想到是自己华丽撞墙。这酸爽,都埋着雷,蓝瘦,香菇。
  
不是厨子的老师不是好父亲最新章节,欢迎大家收藏
不是厨子的老师不是好父亲手机版最新章节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不是厨子的老师不是好父亲》版权归原作者荆萧默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观点,仅供娱乐,请勿认真!
新书推荐:我真的不是龙傲娇吃出个通天大道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秘巫之主暴走唐僧城姬三国房市见闻录重生之国民男神回档少年时白银术士

玄幻小说 | 仙侠小说手机在线看 | 都市言情小说手机版 | 2019好看的穿越小说 | 最新科幻小说 | 好看的同人小说 | 网站地图

健康阅读公告,抵制不良小说。注意自我保护,谨防上当受骗。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抖音小说网为转载互联网其他网站作品,没有任何版权,仅为作者宣传作品之用途。蜀ICP备10027298号